路不拾遗(1-2)

  • 片段式灭文法
  • 三日月是电脑。放心不是不会说话的。
  • 还有其他角色预计作为电脑登场。(前提是写下去了)
  • 不管怎么说都有点OOC。
  • 和chobits原作有相当多设定上的不同。不要试图问原作里谁对应谁,对不上的。
  • 完全忘记了这里!之前放微博了。现在就放一起吧。

(1)
走在晚上九点过后没什么人的街道上,金发的青年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头上的路灯突然间就失去了光芒。
“停电……吗。”
看来并不是马上就能恢复的故障,在原地停留了一阵发现没有改善迹象,青年决定摸黑继续赶路回家,然后很快在可燃垃圾回收场又停下了脚步。
路 灯因为停电已经全部熄灭,依稀可以凭借昏暗的月光,在一堆包扎完好的塑料袋旁边看到有一个人形躺在那里。如果看多了刑探片会觉得那是抛尸什么的吧——不过 切国知道那并不是人,而是一台目测L(Large)大小的电脑。虽然现在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有人形电脑,然而电脑的价格依旧不便宜。会将电脑直接那么丢掉而 不是送去专门的回收点实在非常可疑,而且……
“这不能算可燃垃圾。”
无法放着不管的心态让原本不太喜欢多事的青年还是选择了走过去。电脑外表上没有什么明显的破损,他尝试着了一下,要背着这台电脑回家的确有点重量,不过现在在外面无法检查到底是哪里的机能产生了问题,自己家里倒是有简易的电脑维修检查道具可以用。
叹了口气,青年向不远处的公寓走去。

青年被大家叫做切国,独自一个人租住在一栋有点年头的六层公寓的三楼。公寓归属粟田口家,目前的主人是叫做一期、是个带着几个弟弟的青年,公寓里除了切国还有一些其他的住户。现在已经相当晚,公寓其他的人大多已经睡觉了。切国尽量小心地拉开铁门避免发出声音,然后扭转身体将捡来的电脑拖上了楼道。
兹拉兹拉。并不太新的电灯这时候亮了起来,停电结束的时间恰到好处。
顺手拽了一下绳子点亮自己房间,切国得以仔细打量自己捡来的大型不可燃垃圾:蓝色的短发装饰着金色的发饰、规整而有着男性魅力的脸型,以及看起来价值不菲的古典式衣服。结论:自己可能捡了一个大麻烦回来。
奇怪的是在后颈上没有找到三维入网序列编号,要么是进行过美容、要么就是自制机。用电脑维修扫描仪进行分析,才发现这台电脑并不是有什么故障,而是……单纯没电了。
被这样的事实有些震撼的切国默默地扶了自己的额。
电 脑充电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使用无线充电床,另一种是进行食物的摄入,生物发动机可以吸收食物中的能量转化为能源,是现在主流的充电方式:人们都喜欢 这种看起来更加接近人类的方式,毕竟大多数人买人形电脑的主要理由就是生活便利以及作为陪伴自己的存在,能够一起吃饭显然会更有陪伴的感觉。大多数电脑都 会在接近没电的时候开启节电模式并提醒主人及时充电,一般会因为没电而当机的例子几乎不存在。
切国并没有购买过任何电脑和他一起居住,在这个公寓 里放无线充电床也非常占地方,所以他只能打开冰箱,取出了之前做的汤,放进微波炉内加热。肉的香气很快充满了四周,拿着碗返回躺着电脑的房间,青年犹豫 着,最终还是决定扶起电脑将汤往他嘴里倒。反正电脑是不会呛死的……吧。

 

微弱得几乎无法用人耳识别的脉冲声响。
电脑的眼睑震动了两下,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和人的瞳孔完全不同,无数信息的流光在没有高光的瞳孔中流淌而过,直到渐渐汇出焦点——
那是原本应该是深邃夜空中唯一高居于天顶,由众星围簇的弯月,流淌进现世的瞬间。
优雅起身的电脑嘴角带着自然的笑意,自然散开的下摆于灯光下聚拢了一圈均匀的影子,切国有些不知如何反应地看着这一幕,在对方走近的时候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
“你好。”
“……”
“我叫三日月。你叫什么名字?”
“……切国。”
“嗯,那么切国,可以告诉我,我现在在哪里吗?”
“你现在在我家。既然已经启动了,快回到你主人那里去。”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碗,切国准备将它放进厨房里。
“这可有些为难啊。”名叫三日月的电脑语气轻快得像根本没有为难的事情一样,“我不记得我的主人是谁。”
房间里维持了长达20秒的沉默。
“你不记得主人是谁是怎么回事?”切国回头的动作有点僵硬。
“哈哈哈。就是不记得了。”三日月开始好奇地四处打量这个并不太宽阔的房间。
切国迅速地思考了一下。一般来说即使没电,电脑也不会因为关机而失去存储的基本信息,像这样连主人都不记得的电脑,很可能是因为什么物理性质的损坏而导致的。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多数修理电脑的店铺已经关门,那么只有……
再次感受到自己捡了一个大麻烦,他叹了一口气。目前已经接近深夜,而且他打工结束也很累,还是等明天早上去找堀川帮忙检查一下。
“明天我不上班,会带你去检查,今天先凑合一下。”
三日月看着切国从壁柜里拖出备用的被子,然后又看着他绕进旁边的卫生间。等切国洗澡出来后才发现那电脑居然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我要睡觉了,你随意。”说完切国就钻进了自己的被子里。
三日月看着切国躺下不动了之后,思考了一下,然后照着切国的动作掀起了他的被子……
“你在干什么!”刚闭上眼的青年有些恼火地拽住自己的被子。
“……嗯?”三日月看来并不明白自己的行为有哪里不妥。
“我都给你铺好了啊!”切国有些认命地坐了起来,将三日月推到备用的床铺边,“将你的外套脱掉!你睡这里!晚安!”
三日月看着青年回到自己的床铺,折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不知道如何脱下,于是就依葫芦画瓢地躺下了。

(2)

第二天切国是被三日月吵醒的。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茫然地眨了好几下,切国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捡回来个大型不可燃垃圾的事。已经习惯于每日窗外的鸟鸣,还不至于能够习惯多一个人……啊不,多一台电脑蹲在你头边上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你在干什么。”揉眼睛。
“外面有好多小鸟!”
“我知道。”醒悟到自己根本不可能继续睡,切国认命地坐了起来开始叠被子。与此同时三日月正在看着窗外,嘴里啾啾地模仿着鸟儿的叫声。
简直就像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一样。腹诽着,切国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早餐。将面包和牛奶放到桌上的时候才发现三日月还穿着昨天晚上时候的衣服不说,还显得皱巴巴的,有因为睡眠不足之外的头痛在逐渐上浮的趋势。
稍微翻了一下衣柜,自己的衣服显然三日月要穿实在勉强,然而让三日月如果保持穿着那一身显然会过于注目……无奈之下,切国嘱咐三日月乖乖地坐在桌边吃早饭,然后下楼敲了一楼的门。
“谁啊?”相当精神的男性声音。
“药研,是我。”
“是切国啊!这么早有什么事吗?”开门的是有着黑色短发、戴着眼镜的少年,虽然皮肤有些苍白,但是紫色的双瞳神采奕奕地望着来人。
“一期在吗?我想向他借点东西。”
比 起切国要高一个头的房东一期,他的衣服在三日月身上依旧很有违和感,至少能够套得上。为了解下三日月原本设计复杂的衣服,切国花了相当大的力气。好不容易 脱下来的衣服也细心叠好:这套看起来就相当昂贵的衣服不是他随便丢得起的,头饰也一并放进去。然后里衣……不知道为何自己的手会犹豫一下,然后切国还是解 开了。与其他电脑不同的是,三日月的接口数目似乎稍微有点多……至于完美的肌肉这种设定好像是美型电脑的标配。比起那些,并没有发现什么能够帮助寻找主人 的信息或者编码之类的内容,着实有些让人沮丧。
套上T恤和牛仔裤的三日月相当好奇地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虽然有着微妙的违和感,不过切国不得不承认,脸好看的话穿什么都好看这句话着实是真理。

接下来的艰巨任务就是:如何将三日月平稳且不出岔子地带去堀川的电脑配件店。
幸好堀川的电脑配件店并不是非常远,三日月一路上总是好奇地被各种东西吸引注意力还试图拉切国一起研究,切国无奈之下只能一直拉住他的手防止走散。像是这样拉着一个比自己还要高的人——好吧,这是电脑。拉着一个比自己还要高的电脑真是非常难得的体验。

打开玻璃门带动铃铛,响起清脆的声音。
“欢迎光临——什么,是切国啊。”站在柜台后的高个黑长发青年打了招呼。
切国环顾店内:“和泉守,兄弟们都在里面吗?”
“山伏出去进货了,但是堀川有在。”被叫做和泉守的L型电脑点点头,向里面喊道,“堀川——切国来了哦——”
柜台后的门马上被推开,一个有着黑发的年轻人满面笑容地跑了出来,轻巧地绕过柜台,然后直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似乎早有准备丝毫不意外的切国,在旁边看着的三日月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你好,我是堀川,切国的哥哥,这家电脑配件店的店长。”堀川伸出了右手。
“切国的哥哥啊……你好,请多指教。”三日月有点意外地看着面前的人。
“三日月,这时候要伸出右手握住对面的手。”切国忍不住提醒。
“啊……抱歉抱歉。”伸出右手握住对面的手,堀川并不在意地轻轻握了握,然后向三日月介绍和泉守,“这是我的搭档,兼桑!帅气又时髦的兼定机哦!”
兼定机指的是目前在市场上以外表和内里双方面高质量闻名的兼定牌电脑,虽然价格也属于中高水准,但是忠实用户不计其数。堀川的电脑是兼定牌下的和泉守型号,堀川专用的昵称是兼桑。
“你好,我是和泉守。”和泉守也同样伸手和三日月握了一下。
“堀 川,事情是这样的……”将三日月的来历和堀川简单地说了一下,堀川对三日月顿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被丢弃的已损坏自制机啊。怪不得……我刚才还在想,为 什么没在最近的期刊看到过有这样的电脑型号推出。不过这个外表制作得真是相当不错,虽然还比不上兼桑就是啦!先连接上屏幕试试?”
与此同时知道堀川意图的和泉守已经拿出了连接线。将显示屏与三日月连接后……
显示屏上一片漆黑。
面对此景堀川有些惊讶。“奇怪,为什么会完全没有反应。一般至少会显示基本信息啊……既然这样的话,你说过有初步扫描找不到问题对吧?深入扫描一下看看是不是有硬件上的损伤好了……”
和泉守坐在店里的沙发上,将一头插在了自己的脖颈之后。切国嘱咐三日月坐在旁边不要动,然后将另一头插进了三日月的一个接口上。然而在下一秒,毫无预兆地,和泉守合上了眼睛,软绵绵地低下头失去了意识——用电脑这边的话来说,就是死机。
“兼 桑?!”方才还笑眯眯的堀川大惊失色赶忙冲了过去,迅速地拔下插头后,堀川确认了和泉守已经安全重启,又用电脑维修扫描仪确认没有问题才松了一口气。这期 间内三日月似乎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歪头看着眼前的场景,而切国则是皱着眉研究起了手中的连接线试图确认到底哪里有问题。
“吓、吓死我了……”堀川摊坐在和泉守旁边,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用光了一样。
“堀川你不用紧张啦——我没事!死机而已!”重启后又能活蹦乱跳的和泉守看来并没什么大碍。
“兼桑不要说这种话!死机说不定就是损坏的症状啊!我们再深度扫描一下!”
“真的不用,我自己清楚我没有问题!也已经读取了备份档案,没有丢失的部分。”和泉守拍了拍堀川的肩笑着安慰他,堀川才从激动中恢复了理智。
“连接线好像没有问题。”切国将线交到堀川手里,“和泉守,刚才你为什么会死机?”
“啊——这家伙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和泉守看起来有些不服气但是又有点无奈,“防火墙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强得离谱,我无法进行检测。”
“防火墙?”堀川的表情有点微妙。
“堀川、和泉守,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和泉守不仅是最新式的电脑,而且还经过身为专业人士的堀川改造,结果没法突破三日月的防火墙不说,甚至还差点导致和泉守损坏。
“不用在意,切国,这不是你的问题。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法帮三日月修理了。如果兼桑的不行,外面的其他普通机型估计也帮不上忙。除非你想将他送去什么公司的研究所——”看切国的表情,堀川决定放弃这个建议,“我可能得查点资料,如果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再联系你。”
“也 是。”既然无法马上修好三日月失去主人信息的问题,自然也不可能马上将三日月送回主人身边。但是……三日月是在垃圾回收场被发现的。难道真的是被清除记忆 直接丢弃的吗?可是三日月这样硬件比一般电脑还要更好的自制机,在没有完全清除内在程序的同时,居然会直接整个随便地丢弃在那而不是送去电脑回收点,实在 不像是一个能制作高级电脑的人会干的事情。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切国一时回答不出,“如果从会制作电脑的人这个方向搜索……堀川,你知道这附近会自 制电脑的人大概有多少吗?”
“你该不会想要一家家去问吧?”堀川露出了苦笑,“这样,我帮你将信息贴去自制电脑的论坛,看看有没有人大概知道。”
“多谢了,兄弟。”
切国这时候才发现,从刚才开始坐在旁边的三日月就一直注视着自己。他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就如刚才切国吩咐的一样,只是仰视着他,脸上褪去了刚才的笑意,微微地蹙眉,静静地注视着他,像是在担心什么。
“我不会把你扔回去的。”切国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决定结束这种沉默,“在能够找到你的主人之前……”
“切国没问题吗?你公寓也不大,要不要暂时将他交给我保管?”堀川这时候插了一嘴。
“我想留在切国的身边。”三日月不假思索地回答。
见状堀川笑了笑,心想大概是雏鸟效应,也不好意思再就这个问题说什么。他进入店铺后面,过了一会拿出了一个鼓鼓的布包,“我这边正好有些L型电脑的衣服,兄弟你应该能用得上。”
没有想到那么快就被注意到三日月身上衣服不合适的事,切国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包。

脚印收集中

雁过留痕,何况是人?
懒得留言就踩一脚如何w
现在一共有0人踩过,一共有0个脚印。
(注意,当你从未在此留言,可能显示为匿名)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

:angry: 
:down: 
:left: 
:right: 
:up: 
:heart: 
:plus: 
:poison: 
:sad: 
:smile: 
:sweat: 
:thunder: 
:yes: 
:sunny: 
 

 
我是果然很同的临时看板娘扣子。多指教。
換了一身衣服……感謝Tori小姐。
总算是恢复了网站,不能见到大家……不,不能作为网页伪春菜活动的话,我很焦虑的……

最新日志:帮你理解瞬蓝的日常行为(参考)
           下一条
扣子(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