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不拾遗(3-4)

  • 片段式灭文法
  • 三日月是电脑。放心不是不会说话的。
  • 还有其他角色预计作为电脑登场。有点多,暂时懒得列出来(前提是写下去了)
  • 不管怎么说都有点OOC。
  • 和chobits原作有相当多设定上的不同。不要试图问原作里谁对应谁,对不上的。
  • 完全忘记了这里!之前放微博了。现在就放一起吧。

(3)

“那么你试试看热菜,锅放炉子上热5分钟就好。”
“嗯,试试看吧。”
三日月微笑着从柜子里拿出了锅,将锅倒扣在了炉子上,又把菜碟子放在锅底中央,在试图研究如何开炉火的时候被切国拦住了。

“被子会叠吗?放进柜子里就好。”
“嗯,试试看吧。”
三日月微笑着拎起了被子然后盖在了自己头上,打开了壁柜然后钻了进去。在试图从里面关上柜门的时候被切国拦住了。

“会用吸尘器吗?用它将垃圾处理掉。”
“嗯,试试看吧。”
三日月微笑着翻来覆去研究了一下那个常见的家用电器,四处摆弄后无果,用手将垃圾收集起来往机器上撒的时候被切国拦住了。

“我知道了,不能指望你。”切国体会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挫败感。为什么一般电脑都会的事情这台电脑完全都不会!虽然的确没有联入本丸,但是普通的电脑自带的基础标配程序似乎三日月都没有,难道之前的主人制作完三日月只是为了给家里增加一个麻烦……啊不,摆设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到底……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比较喜欢被人照顾,不擅长照顾人啊。”对此三日月毫无愧疚感,“切国很厉害呢。一个人住的原因吗?”
“一人独居的话,会需要至少能自我照顾。”至于电脑,应该就是为了照顾人才制作出来的。
从堀川的店里回来后,先让三日月换上了衣服,然后准备将从一期那借来的衣服清洗后再还回去。既然已经决定了三日月在找到主人前先住在切国这边,然而经过验证三日月基本生活无法自理……如果将三日月带到上班的地方显然不太合适,但是将三日月一个人放在家里的话真的没问题吗?或者之前照堀川所言将三日月留在他们店里才是比较妥当的方式?
三日月侧着头看着他。
“我明天上班,你可能需要一天都呆在房间里。我这里没有什么能打发时间的……”说到这里的切国突然顿住了。一般是不会将“打发时间”这个词和电脑联系到一起的;电脑如果没有人安排任务或者指令,这个时候一般是称为待机状态,切国在这时候不小心忘记了三日月是电脑的事实。
“切国的房间很有趣。”三日月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停顿中的犹豫,“我不会给切国添麻烦的。”
“……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呆在家里等着我就好。”并不想给其他人带来麻烦的切国放弃了拜托粟田口家的打算。

 

切国工作的地方是一家普通大小规模的商场,主要是帮忙进货和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杂事。
原本一些柜台上试吃也希望他能够帮忙站岗,无奈性格上导致他并不适合这份工作——用长谷部经理的话来说就是浪费了这张漂亮的脸。暂时不提说了这句评价后切国的激烈反应,至少柜台上试吃的差事就落到了电脑的身上,不过叫光忠的电脑并不是商场的所有物,而是从外面租借的。
“这 位小姐要试试新出的谷物混合酸奶吗?对您的健康和身材都会很有好处哦。不过在我看来小姐的皮肤很好啊,平日一定很注意保养吧?……田中太太这星期又来了呢!这个新款的包和你的波西米亚裙真是非常搭配。您喜欢比较甜的,那么试试这个草莓口味的酸奶如何呢?来,勺子在这里,用完之后给我来处理就好。”
望着柜台那边一片微妙的粉红气场,站在女性中央的光忠看起来如鱼得水,是就算穿着色彩斑斓的广告服也帅气得毫无违和感的电脑。切国看着手里装满一次性杯子的纸箱,有些无语地决定等一会再拿过去。切国的金发在人群中实在显眼,就算是戴上帽子也被大妈们好奇地拉住询问是不是混血儿之类的事情,想起来就满头黑线。
“诶?我的右眼吗?很久之前坏掉的啦。……嗯嗯,不碍事哟。……日向小姐你也觉得很帅气?那就太好了。”
电脑如果损坏也可以更换零件,所以像光忠那样依旧保留着损坏部分的电脑非常少见。难道是因为款式太旧所以更换用的配件断货了吗?切国心想着要不要到时候问问堀川关于光忠那样机型的事情。
房间里一片安静。清晨的鸟儿们好像已经离开了。
三日月坐在房间中央,露出了有些茫然的表情。
切国的房间很有趣——因为这是切国的房间。因为以前并没有呆在那么狭窄的房间过。
只要等着切国就好,切国是那么说了。——这样无需自己去做什么的感觉,似乎已是非常长久之前。

那么……以前到底是,一直在做什么呢?

三日月皱眉。
要是切国能早点回来就好了。

 

下班的路上去找堀川询问关于论坛发帖的结果,堀川遗憾地表示暂时没有什么人知道三日月这样的自制机。
然后切国就提起了光忠的事情。
“光忠?是长船牌子的光忠吗?”堀川的眼睛闪闪发亮,“唔,这是十多年前流行的款式啊。在当时电脑的外表里格外优秀,加上性能也很好,比喻一下的话就是现在兼定机的地位吧!不过因为是比较旧的型号,也有当时电脑的普遍缺陷啦,就是在高温环境下如果超负荷运作,过热会引发关机,在短时间内不降低温度的话也无法启动。如果是眼部损坏的话,我这边倒是有零件!”
制作成人形的电脑们如果有过于明显的排风口或者是风扇会影响外表的评价,当然作为一台电脑,并不会有人类那样出汗降低体温的系统。由于高温会对电子原件造成损害,有的元件长期处于高温的话就会导致损坏。人形的电脑们大多处于24小时都不会关闭的使用状态,待机除外,于是就广泛地使用当内部温度过高——比如超过100度的时候,自动切断电源进行自我保护的机制这样的安全措施。虽然有助于延长电脑的寿命,不过用户们遇到死机会大为恼火吧。
不过最新款式的电脑一般没有这样的问题了!堀川相当自豪地指着旁边的和泉守。
然后被迫听了堀川讲了半小时和泉守的先进性之后,切国带着疲惫的心情和光忠型的替换眼部零件离开了堀川的店。

 

推开家门的时候瞬间冲过来的三日月吓得切国差点使用暴力,然后0.1秒后想起来自己的家里多了一台电脑的事,硬生生收住了动作,又过了0.5秒就被三日月抱了个满怀。
“你这是干什么。”
极力忍住殴打对方的冲动,切国表情和身体一样僵硬地问。
“因为见到切国感到很高兴。”笑眯眯的三日月不觉任何不妥,“之前堀川也这样做了,不是为了表达相见的时候高兴吗?”
这语气无辜得让人没法下拳,切国觉得三日月的教育问题刻不容缓:“你给我坐下乖乖听着。不是见到面高兴就可以随便抱住的!”
“?”简直可以看到歪着头的三日月头顶出现问号效果,不过他还是坐下了。
“堀川是我的兄弟。”切国突然有些苦恼如何解释,“只有关系亲密的人才可以这样做。”
“那么怎么和切国变得关系亲密的人呢?”
这样单纯的问题让切国反而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决定采取换一个话题躲过询问的方式。
“好了,我回来得比较晚,先吃饭吧。你坐那等着,我去准备。”
幸好虽然好奇心简直挂了满脸,三日月还是乖乖地坐到了木桌之前。
“切国说是去‘上班’。为什么要上班?”
拿着汤勺的手顿了一下,切国心想三日月的常识真是有点让人担忧:“上班因为需要钱。”
“上班因为能拿到钱。那么切国需要钱干什么呢?”三日月正坐着,头跟着切国走动而转动。
“生活的各方面。”将手中的碗碟放到桌上,切国坐到了三日月的对面,“不过还有想要买的东西,所以在存钱。”
“切国存钱是为了想买的什么东西?”
“我想要将父亲的房子买回来。”
“父亲的房子……?”
“……没什么。”这时候才意识到因为三日月一路追问导致自己自然而然就说出了一些平日不太对和他人说的话,切国埋头吃菜不再开口。

 

(4)

在那片完全寂静的黑暗中,那个人的脚步点起无水的涟漪,站在自己的面前。
……就像站在镜子前一样。
“如果找不到的话,你就和我没有区别了。”面前的人用熟悉的脸微笑着,红色的双瞳晦暗不定。
我和你是不同的。虽然想要说出反驳的话,但是句子却哽在喉咙口发不出来。

 

被三日月弄醒的切国睁眼对上的就是三日月蹙着眉的正脸:“切国看起来很不高兴。”
“……做了梦而已。”切国放弃了再睡的打算。
“做梦是怎样的感觉?”三日月试图模仿切国叠被子的动作,但结果不太如人意。
“就是睡觉的时候会看到景象什么的……”切国想起来,即使是和人一样躺在那里,闭上眼睛,电脑没有做梦的必要——这就是人和电脑的区别吧。
“做梦都是不好的吗?”即使已经得到回答,三日月依旧垂着眉,仔细地盯着切国的脸。
“并不会全都是噩梦的。”切国叹口气,帮三日月将他的被子重新铺开叠好,“我今天也要上班,你呆在家里好好的。”
“嗯。”声音似乎有些消沉。
“……别这种表情啊。今天没有什么事,应该可以早点回来。好了准备吃早饭吧。”
“我知道了。”三日月点点头,声音明快了许多。

 

午休的时候切国找到了光忠。
“切国真是个体贴的人,”光忠有点吃惊,然后就露出了满面笑意摇了摇头,“不过我并不需要换零件。”
“为什么?”切国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政宗大人不希望我换掉它,何况也不妨碍行动,没有换掉的必要。”
“放弃吧切国,这家伙从我认识他之前就已经这样了。”突然从后面冒出的长谷部插了一嘴,吓了切国和光忠一跳。
“光忠是长谷部借来的吗?”切国收起了零件决定等之后还给堀川。
“这家伙是我亲戚家的电脑。”长谷部轻巧地越过椅背直接坐了下来,手里拿着啃了一半的三明治,“姑且算是远房的侄子之类的关系。”
“嗯。俱利酱……就是我现在的主人,大俱利伽罗 广光,按照辈分得称呼长谷部叔叔。”烛台盯着长谷部手里的午餐开始皱眉,“长谷部你也稍微注意一下饮食习惯,老是午饭那么解决对身体不好哦?”
“别用对大俱利伽罗的口气和我说话。”长谷部满不在乎地又啃了一口,“还有你得叫我长谷部经理。……不过话说回来,切国你居然会有电脑零件?你不是从来不用电脑的吗?”
“这是我兄弟店里的东西,他开着一家电脑零件店。”切国嚼着棉花糖回答。
“兄弟?!”光忠和长谷部都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咽下嘴里的东西,切国也很惊讶于他们的惊讶:“我有兄弟这件事很奇怪吗?”
“因为你从来没提起过啊。”长谷部咳嗽一下马上恢复了平日的表情,“我一直以为你家里就你一个。”
“最近还有一台电脑。”切国将三日月的事情大概地和两人说了一下,但还没等光忠发表什么意见,长谷部就将三明治的包装纸团成一团,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直接丢进垃圾桶,并且在切国和光忠背后推了一把:“好了午休结束了快给我去工作!”

 

在晴朗午后响起的敲门声出乎意料。
“切国哥哥在家吗?”
对三日月而言是陌生的声音。他疑惑地拉开了门,露出一个毛茸茸的白色的头来。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男孩子,头上顶着一只三日月不认识的生物。
“诶……诶?”男孩子惊慌地不知道如何反应,愣了三秒后猛地鞠躬,在他发愣的时候头上的生物早就预料到一般轻巧地跳下避免了摔落。“对不起!我弄错房间了!我、我不是故意打扰的!真是对不起!”
“切国去‘上班’了。”三日月觉得对方十分有趣,“哈哈哈,你没有弄错房间哦。”
“诶、诶?没有弄错吗……”男孩子怯怯地看着三日月,“你、你是谁?”
“我是三日月。”三日月招了招手,“坐下来说吧?天气很好呢。”

男孩名叫粟田口 五虎退,是这桩公寓的管理人一期最小的弟弟,好像经常会来找切国玩的样子。那只三日月不认识的生物叫做虎一郎,是白虎斑猫,五虎退的五只宠物之一,最喜欢的地方是五虎退的头顶——自从五虎退坐下,它也毫不客气地又跳到了五虎退那头白色的柔软发丝上。三日月好奇地伸手的时候,虎一郎也毫不怕生地任凭三日月摸。
“切国哥哥上班的时间不太固定,我也不知道今天他不在……”五虎退有些失落。
“嗯,切国说会晚上回来。”
“我本来想要找切国哥哥帮我念这个……字有点难懂。”五虎退掏出背后小包里的书。
“我试试吧?”三日月伸出手将那本叫做《无人的小镇》的绘本拿过来。封面上有看起来小小的、三个头高的迷之生物,走在有着漂亮弧月的夜晚街道上。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识字的能力似乎没有忘记。
“诶、可以的吗!谢谢!”

 

这个小镇里一个人都没有,因为大家都和那个在一起,所以街上空无一人。
那个又聪明、又漂亮,能够满足大家的愿望,所以大家更加喜欢和那个在一起。
那个的数目,已经变得和人差不多了。就算这样,那个和人还是不一样的。
就像人们长得不同一样,幸福也有不同的形式。我想要得到只属于我的幸福,所以在寻找“只属于我的人”。
将绘本读完,五虎退高兴地将它放回包里,而虎一郎在这时候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没想到切国哥哥居然买了电脑。”
“我是切国捡回来的。”并不是买回来。
“捡回来的?”五虎退睁大了眼睛看着三日月,又看了看虎一郎,“和我捡到虎一郎它们一样的吗?”
“唔,不一样吧。”三日月摇了摇头,“虎一郎一直呆在五虎退身上,我不能一直呆在切国身上。”
“三日月不能一直呆在切国家里吗?”
“切国说得找到我原来的主人,然后将我还回去。”
“三日月原来的主人是谁?”
“我不记得了,所以在找。”
“不记得了啊……”五虎退仰视着三日月,细细的眉头皱在一起,“我也想帮忙!我等会去问问一期哥哥,还有大家,说不定就有知道的人!”
“哈哈哈,谢谢。”

“三日月再见!下次也可以过来吗?”
“要问切国。”
“嗯!我会记得问切国哥哥的!”
目送五虎退关门离开,楼道间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三日月笑着想,白色头发的、一期的弟弟,真是很有趣啊。
那么说来,总觉得自己好像也有呢。白色头发的……弟弟……?

 

结果今天切国下班回家推开门,三日月还是马上冲了过来,在切国面前收住了动作。
“切国,我可以抱你吗?”没有和昨天一样直接抱上来而是先提问,应该是想起之前切国的教育。
原本想要回答不行的切国面对眼里仿佛在闪闪发光的三日月,还是点了头,就又被三日月抱了个满怀。
作为L大小的电脑,三日月比起切国要高出不少。为了接近人类而维持的外表温度就像是真正的人类一样,并不会因为是非人的机械而感觉到冰冷,但为此也会产生像是被人抱住一样的错觉。
极力压制住一些其他的想法,切国并没有马上推开三日月,于是就那么在门口抱着,直到切国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抗议:“东西不放进冰箱会坏的。”三日月才松了手,然后跟着切国一起走进了厨房。
“今天有叫五虎退的男孩子来过。”想起那个男孩子,三日月就觉得相当有趣。
“五虎退?”切国打开冰箱门的动作顿住了。
“来找切国玩,结果一起看了绘本!”
“三日月……”切国不知道此时应该如何说明,“遇到陌生人敲门不要轻易开门。”
“切国不认识五虎退吗?”三日月有些意外。
“认识,他是一期最小的弟弟。”
“那就不是陌生人啊。”
……这台电脑在常识方面有点令人担忧虽然已经很清楚,但是要教会他常识绝对是个难题。切国想办法让三日月答应了“如果没有切国允许不开门”之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给了三日月。虽然现在大多数人都会用电脑直接通话,不过切国并没有买便携式电脑,而还是在使用普通的通讯器而已。
“切国,我应该也有一个弟弟。”坐在餐桌上吃咖喱饭,三日月突然提起。
“你想起来些什么了吗?!”
“应该是白发的电脑,和我差不太多高。”
“长相呢?”切国不抱希望地追问。
“哈哈哈,别的不记得了啊。”
“……”白发的电脑,L。这样的形容可以套在非常多的电脑上,所以三日月提供的这个信息并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不过还是等明天见堀川的时候说一句吧。

脚印收集中

雁过留痕,何况是人?
懒得留言就踩一脚如何w
现在一共有0人踩过,一共有0个脚印。
(注意,当你从未在此留言,可能显示为匿名)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

:angry: 
:down: 
:left: 
:right: 
:up: 
:heart: 
:plus: 
:poison: 
:sad: 
:smile: 
:sweat: 
:thunder: 
:yes: 
:sunny: 
 

 
我是果然很同的临时看板娘扣子。多指教。
換了一身衣服……感謝Tori小姐。
总算是恢复了网站,不能见到大家……不,不能作为网页伪春菜活动的话,我很焦虑的……

最新日志:帮你理解瞬蓝的日常行为(参考)
           下一条
扣子(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