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亮吹

吸血鬼的平价旅馆——2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从今天起他暂时住在这里。”

约翰决定将十代介绍给众长驻房客。

场合一。

“我知道了。”

亚图穆伸出手。

“我叫亚图穆。”

“请多指教!”

两人礼节性地握了下手。

“……”

之后就是一片沉寂,直到亚图穆再次开口。

“羽翼栗子球吗,我这里也……”

从一旁桌上放置的卡组中,悠悠地有什么探出头,然后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

“栗子球!?”

十代张大了嘴,目光不停地在两只精灵间移动。

“真的好像!除了羽栗有翅膀……”

“还有这家伙是暗属性的。”

谈到自家精灵的时候王样也露出一丝笑容。

于是两个同样拥有栗子球的人开始了愉快的聊天,觉得自己好像完全被忽视的约翰很无奈地等待,直到两人约定下次再聊才得以离开,而羽翼栗子球也是依依不舍的样子。

“约翰,这个人的发型好特别呢。”

走出房间后,十代的心情很好。

“是吗?”

相处久了以后也就不怎么会注意了。

“在这里住的都是这样的人吗?”

没来由地想到N个亚图穆站成一排的诡异场景,约翰一阵恶寒。

“也不都是……”

事实上会在这城堡里住的……都有点特别吧。

场合二。

海马濑人仍然在对着电脑工作,头也没有抬,只是瞥了一眼又继续敲键盘。

圭平倒是迎了上来。

“哥哥现在很忙,所以没有时间招呼你们,约翰,很抱歉。”

“没有关系,圭平。”

这位社长大人似乎每次见到都在忙于工作的样子。不过偶尔也会看到他休息,但是按他的性格大概即使是在休息也不会招待谁的吧……?

场合三。

“那实在是太好了。不如一起吃吧,我刚烤好的。”

貘良笑吟吟地捧出饼干。

“那我就不客气了……”

结果十代伸出的手还没有触及盘子的边缘,一旁冷眼的巴库拉就一把抄起盘子,然后,华丽丽地全部倒进(!?)自己的嘴里。

-O-!十代。

-_-||| 约翰。(抱歉只能用颜文字,在下词汇匮乏)

“巴库拉!”貘良。

“我不管!你做的所有东西,都只有本大爷一个人能吃!”

霸道的口气,巴库拉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招待客人是应有的礼貌。”

貘良皱起了眉。

眼看这样下去自己和十代无疑就是那导火索,约翰连忙拉着十代出了房间。

“好可惜,看上去真的很好吃……”

十代还在对那些饼干念念不忘。

“你还是不要想了……”

只要有盗贼王在场,任何人只要能看到貘良的笑容都会被寒彻心底的目光轰杀,亏十代大条没有感觉到……上次某个不识相跑进来的吸血鬼猎人稍微红了下脸等貘良被支开后下一刻出现的就是马力全开的迪亚邦多……后果也不用说什么了。这种夸张的独占欲实在……

“不如等以后那个人不在的时候去找貘良吧!”

十代的想法把约翰吓得不轻。

“你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干……”让巴库拉知道了不是麻烦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哎,是吗,真是可惜……”

场合四。

“那……那个……”

在墙上贴满各种奇怪的海报的房间的一角,那些海报的主角正缩在那里。

十代不明就里地出声,已经三分钟了,他还没有反应,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我没事,少年!”

猛地转身站起把对方吓了一跳,吹雪在一瞬间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奇怪装束。

“谢谢你的鼓励,我已经完全振作了!”

握拳,斗志澎湃的热血状态。

“这次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请问,你要做什么?”

十代显得很茫然。

“就是这样!拜拜,少年,约翰!”

吹雪已经位移出了房间,不知所向。

“约翰,他到底……”

“我也不清楚,吹雪就总是那个样子。大概是又去找恺撒了……”

“恺撒?”

“大家都这么叫他,原来的名字似乎只有吹雪在固执地用。”

“吹雪……很有趣的人呢。”

有趣?“的确……”

场合六。

跑进去打扰吹雪和恺撒的谈话恐怕不太好……于是跳过。

场合七。

“约翰,对着门说话有用吗?”

不理解约翰只是敲门和介绍了自己后就准备走人,十代拉住对方。

“他从来都不怎么出房间,因为在做研究。”

“做研究?……他是科研人员吗?”

你认为一个科研人员会呆在吸血鬼集结的地方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他不是科研人员,十代。我也不是很清楚。”

约翰仔细回忆起自己惟一一次看到的房内场景。

“不过应该是炼金术士吧。”

自己看到的是许多叫不出名字的仪器,一堆又一堆(太多只能用这个做量词)书本纸张,还有到处分布的装着不明固体和液体的容器……虽然东西很多但丝毫没有给自己杂乱的感觉,想必是一个细致的人。

至于进入房间的结果……真是不堪回想。

“约翰!我闻到决斗的味道!”

“呃,决斗的味道?”你是狗么……

“走啦走啦,快点去看!”

突然变得兴奋的十代,用超乎想象的力道拉着约翰就往楼下兴冲冲地跑。

还不明白十代所谓“闻到决斗味道”的原理,约翰发觉自己可能又一次要看恺撒和吹雪频率颇高的决斗。

没有见过恺撒所以用好奇目光注视的十代明显不知道自己其实很失礼,幸好恺撒并不把注意力分散到四周去。

“如果我赢了的话,你会兑现诺言吧,亮?”

吹雪严肃的表情与平日完全不同,看惯他嘻嘻哈哈的样子多少会对此有些不习惯。

“我不认为你会赢,吹雪。”

冷冷地望向对面的友人,恺撒显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无所谓。”

“亮?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记不得了。”

十代嘀咕着。

“不管了,还是决斗比较重要!”

“十代,约翰,你们也来看热闹啊?”

突然冒出来的貘良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貘……貘良!你下次不要突然在背后说话!”

十代拍拍胸口,心有余悸。刚才差点没条件反射……

“要来打赌么?十代,约翰?”

“赌谁会赢?”

“不,赌吹雪几回合会输。”

“……”

这就有点……而吹雪的听力似乎超过观众预计,马上转过头来,挥手,“可不可以让我也下个注啊?”

“怎么都那么不认真……”约翰黑线。

“唔,我赌我十回合里会输掉!”

吹雪思考片刻,说道。

“为什么要赌自己输呢……”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干吧。

“因为如果我十回合里输了,那么就赌赢了不是很好?如果是十回合之后,我能撑那么久也不错。要是赢了的话,赌错了点什么也不会在意了吧。”

虽然觉得奇怪但似乎又那么点道理……?

约翰心想,自家的“房客”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准备好了吗。”

恺撒对于吹雪三心二意去打什么赌有些不满。

“安啦,马上好了马上好了~顺便为了气氛把这个也戴上好了,Darkness套装完成!”

所谓的“这个”就是一个形状奇异的面具。

“这……吹雪又打扮成奇怪的样子了么……”

约翰回想起了以往吹雪的各色Cos装。

“很帅嘛!”

貘良和十代的评价出奇一致。

于是约翰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品味是否不够合众。(放心啦,只不过是撞上三个爱好比较特别的人,不用改变自己的审美观……)

“Darkness……”

凯撒皱起了眉头。

“你要用黑暗的力量?”

“没错。”

看不到吹雪的眼神,但唇边的笑意已然消失。

“我说过,我绝对不会放弃。这就是,我的诚意。”

之后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是在平日里从未谋面过的龙族。与墨夜同色的翼、与炙炎同色的眼,泛着阴冷气息和光泽的黑龙昂起高傲的头颅,仿佛在下一刻便要将面对的敌人,用火焰燃烧殆尽。

9星,暗属性。真红眼暗龙。

“看来在那套套装的帮助下,吹雪各项指数都上升了嘛……高级装备?”

貘良的评论像在谈论网游。

“没想到吹雪原来那么强,真想也和他决斗看看。”

十代的眼睛似乎在闪闪发光。

“以前也不见他这个样子……但是,感觉有点不太对。”

约翰寻思着,总觉得现在的吹雪……

“好像鬼上身一样……”

“好像鬼上身一样。”

约翰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貘良,都说过不要突然在背后说话!”

“我就在你们旁边啊。”

貘良无辜地回答。

“!?”

同时察觉到事情蹊跷,约翰和貘良一起转头向后看去。

“亚图穆?”

“啊,被发现了……”

他们背后的人吐了吐舌头,有些慌张。

“不小心就开口了,对不起。”

刚刚我差点就召唤青玉天马了!

约翰郁闷地想,为什么自己周围的人都那么神出鬼没的。

“那个面具果然不是一般的高级装备吧?吹雪刚戴上时我就感觉不太一样。附加主动的‘鬼上身’属性吗?”

貘良打量着真红眼暗龙,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照相机。

“这种时候不拍照留念实在太可惜了呢。很少见的状况。”

“……”这是拍照的时候吗?

“如果放任他这样下去,会被那面具侵蚀,很难再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那要怎么处理?”

约翰还不想让鬼上身后看上去很棘手的吹雪破坏现在平静(?)的生活。

“只要在决斗里赢他就好了。”

“只要这样?”比想象中简单那么多?

“对,这样就会把那个封印回面具里,以后不要再接触它就好了。”

那样看来就不用自己做什么。就算是鬼上身版本的吹雪似乎有变强但约翰清楚恺撒不会因此变弱,而当拉拉队……

“恺撒!加油!一定要赢哦!HERO!”

听到两人对话的十代奋力地把手当扩音器向正在决斗的恺撒大喊,于是可以不太明显地看到后者微微地顿了一下原本很流畅的动作……

拉拉队有旁边这一个已经很够了……吧。

觉得自己就算声援也会被当作和十代一起犯傻,约翰在心里哀叹自己的形象什么时候从温和的阳光少年变成了经常黑线滴汗的吐槽角色。

“……直接攻击决斗者。”

华丽丽的最后一击,在闪亮亮的电光中鬼上身的吹雪在LP归零的同时因为重力作用倒地,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浮现,“咻”地一声飞进了面具。

恺撒还真是不留情。在半当中吹雪已经完全被控制而散发出邪气使决斗变成了黑暗游戏,他还如此直接地用8000点攻击,想必那滋味不会好受到哪去,只是希望等一下别发现吹雪留点什么后遗症。

貘良召唤了他的精灵白魔导士巴可,除去衣着和手中的魔杖简直就是主人的翻版。使用了回复系技能后,貘良告诉约翰和十代吹雪本身没有什么损伤,只是精神方面消耗有一点大,所以要静养几天就又能活蹦乱跳的。

“凯撒,你好厉害呢!”

十代的声音让正欲离开的恺撒顿了一下。

“要是哪天可以的话,和我决斗怎么样?”

恺撒面无表情地回头,十代是跃跃欲试的眼神。

“……”

望着扬长而去的恺撒,十代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用有一点疑惑的语气。

“他现在,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那个恺撒……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亚图穆你在说什么,恺撒一直都是那样的。”

约翰觉得不太对,然后在下一刻对上了那人紫水晶般的双瞳,低声惊呼。

“亚图穆,你的眼睛……!”

“你好像搞错了什么,我大概和你说的那个人长得很像。”

那个人温和地微笑着,是有别于亚图穆那种不怒自威的强势,所体现出的亲切。

“我的名字叫游戏。”

(章二,END)

异的瞬蓝(瞬祭蓝果)暗月(暗月伤逝)对话录(二)

暗月:我觉得一个科研人员出现在吸血鬼集结地很正常。

瞬蓝:哪里正常了啊?

暗月:他在研究吸血鬼,试图与他们长期共同生活来了解种群特征、摄食和交配状况、地区分布等等……

瞬蓝:(汗)你以为是生物学家么?

暗月:你不是说不会用颜文字来写文章的么?

瞬蓝:没有办法我词汇匮乏想不出怎么形容震惊。

暗月:“背后掠过一道闪电。”

瞬蓝:那是漫画才会有的好不好……(而且闪电让人想到万丈目……)

暗月:“恍若晴空霹雳。”

瞬蓝:和我整体文风不搭调……

暗月:“一道嘲讽般的闪光,以每秒钟三点零乘以十的八次方米之速度,华丽丽地奔袭而来又呼啸而去。”

瞬蓝:……-O-!!!(为什么一定要和lightening过不去呢?)

瞬蓝:我感觉越写越对不起约翰OTZ……把他毁(?)成全文惟一的正常人了。

暗月:事实上你笔下没一个正常人吧。能忍受身边有那么多特别的人,这样的人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瞬蓝:(颓废)那么让他也不正常吧,以后看看要不要召唤黑约出场……

暗月:……

暗月:怎么了,笑得傻兮兮的。

瞬蓝:(念手机)恺撒大帝酷爱古希腊文化,而众所周知,古希腊文化的同性之风相当盛行。事实上,在古希腊同性恋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和感情。而在古罗马军队中,同性恋也是被提倡的。(FROM破面吧某文中的注释)

暗月:你想说什么,文绉绉的。

瞬蓝:(诡异笑)我爱恺撒,但我更爱罗马。(莎士比亚《裘力斯·恺撒》第二幕,同样源自那文里引用)

暗月:逝伤月暗流奥义·三式·灭!化为天边的星辰吧!

O- -)=〉=〉~~)-O-)~~ ☆

居然讲出这种话,果然对你不该有什么期待。

瞬蓝:(泪)决斗对我而言好可怕……写不来……

暗月:(冷目)没有才能眼高手低自讨没趣自找苦吃自取灭亡螳螂挡车不自量力目光短浅见识鄙陋如蚂蚁撼大树半瓶水晃荡总之是不知天高地厚自作孽不可活的笨蛋白痴傻瓜不规则几何体无药可救。

(18Hit!K·O!Prefect·1P!)

别装死了,我鞭尸的。

瞬蓝:你这个恶魔!有空在那里说不如来帮我写!

暗月:我才不像某人那样自不量力,居然一上来就卡在那里。

瞬蓝:……(决定)

暗月:(瞬步!)喂!把液化气灶给我关上!……不如你发到别的地方去集思广益一下。

瞬蓝:可是,这个……没人会想看吧。

暗月:那就再加一条自取其辱好了。

瞬蓝:……~~~)ToT)(泪奔)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

撒花,花粉过敏……拍手,右手抽筋……烟花,遇上哑炮……泪奔,撞电线杆……

果然拖太久就会RP下降。(被剧情卡在那里所以……)

才发现,本来计划是短篇集结每章独立的!到现在却变成了连续的故事,不要啊!!!!YAMEDE!

我本来想如果是短篇集结没有办法写出大结局也无所谓也不会影响表达的……!ToT

看来注定变成坑……(被暗月轰杀)

写这些字是在12月15日,打这些字是在12月31日,……时间果然,不等人。

 
我是果然很同的临时看板娘扣子。多指教。
換了一身衣服……感謝Tori小姐。
总算是恢复了网站,不能见到大家……不,不能作为网页伪春菜活动的话,我很焦虑的……

最新日志:帮你理解瞬蓝的日常行为(参考)
           下一条
扣子(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