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海城

文章设定和碎片

请称呼我无能的脑补女神(??)。
虽然我看上去真的成文很少,不过用来记灵感和片段的本子已经……
稍微放上来点给大家看看。
要是有人喜欢这个想法,能写成文,我会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也就是说这里的东西你只要和我说一声拿去写进自己的文是绝对OK的。
额,但是请不要指望我把它们变成文了,理由嘛……

阅读全文

Golden R(二)

Warning修改:
6、OC。
阅读全文

【Golden R 番外】Paw Prints店长 武藤游戏的一天

这篇文是专门为了小幽写的。原因是她似乎被我用短信打击进了墙角,这是对她做出的补偿。
我认真地尝试写了暗表,应该可以满意了吧?
其实还有是因为,瞬蓝写GR卡在了那里(够了!不要第二章就卡啊!)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体,很愉快=V=

Warning:
1、暗表,有W貘良及海城……某些角色酱油?
2、最好看一看Golden R大概了解一下架空背景。
3、有人那啥兽倾向?(被秒杀)
4、OOC嫌疑。
5、奇怪的格式。在emeditor里面打字的时候还是很整齐的,但是到这里就有些歪曲……不管了。

阅读全文

【挖坑】Golden R

于是我又挖坑了。……不要瞪我,虽然个人觉得最后一定还是坑掉。
所以不想被坑就不要看!话说为什么我每次生病就一定会想写文……?
设定什么的……有参考了一点《我.的.小.鹿》,但又不一样。
标题中的R是什么意思……啊哈哈之后你们就知道了。

Warning:
1、架空。
2、海城主,暗表预计出没,其他CP不明。
3、有人.兽倾向?(被秒杀)
4、坑醒目。
5、OOC必然。
6、其他待补。
阅读全文

【无意义】加油吧,凉子!

这是某个瞬蓝已经浮云了的文的番外(绝望了!对这个不写本体却写了番外的笨蛋绝望了!),所以……啊哈哈。是为了某个奇怪的执念而写的东西……
里面提到的凉子是海马家的女仆,呃,其实你可以在漫画里看到她……?

Warning:
1、有提到海城。
2、OC。
3、OOC……?
4、无意义。(关键!)
阅读全文

【海城】Inside the china(社长生日贺……?)

原本计划给社长的生日贺文很成功地坑掉(我会努力以后放出来?),
所以我只能交出这篇怎么看都不像贺文的文= =
而且总觉得写得……不够啊。
对不起了各位!(90°鞠躬 X N)

1、海城文。
2、OOC
3、意味不明,牵强的标题和话题。

阅读全文

【雷文】遇犬记

1、请相信这篇文它真的是海城……
2、OOC,架空,诡异文体
3、就当这个是当时小迪生日欠着的海城文吧(你还敢说……

10月16日:
去掉一个打字时犯的错误,别的错误因为太多不准备修正了(从背后飞来一本汉语字典秒杀)

阅读全文

【二十字微小說挑戰】海城版

題目來源:Shingo&少言兩位大人

http://blog.yam.com/shingo/article/23205151
http://outofspeechless.blogspot.com/2009/08/blog-post.html

以下是規則。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
2.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
4.寫完十題然後指定下一位。
5.大功告成,發文。
——————————————————————————————
虽然说只要选十个类型就好但瞬蓝准备挑战全部……
虽然有些因为瞬蓝的原因可能一次很难读懂……?
要压到20字以内真辛苦啊~

以下是瞬蓝完成的部分。

Adventure(冒險)
每次拯救世界,他是编内成员而他是强力外援。

Crime(背德)
本田:”你们这是早恋!“
城之内:”在追静香的没资格说。“

Crossover(混合同人)
他看着谈笑的城之内和恋次想,这就是物以类聚。
(恋次是BL each的人物。一直被比作赤毛犬。)

Death(死亡)
在拉的攻击后,金发的决斗者停止了呼吸。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他的指间夹着那救命的钥匙。
(这个是漫画独有的场景)

Fantasy(幻想)
褐发的龙骑士向金发剑士伸出了右手。

Fetish(戀物癖)
他看到一个青眼形状的马桶。

Fluff(輕鬆)
圭平带着相机,微笑着蹑手蹑脚走出了房间。

Future Fic(未來)
”KC公司也研究医学。“
”啥?!“
”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Horror(驚慄)
迎面的枪口说明了他又被暗玛利克控制的事实。

Humor(幽默)
“知道克莱因瓶么,犬。”
“我没有打破过那个!”
(什么是克莱因瓶请参考百度百科。大概来说就是拓扑学的某个著名图形……好吧这是个冷笑话)

Kinky(變態/怪癖)
”混蛋海马到底在浴室装了多少摄像头!“

Parody(仿效)
”海马人超进化!海马 濑人!“
(事实上这个词的意思是“滑稽地模仿“的样子)

Poetry(詩歌/韻文)
The poetry for Kaiba boy,
and Joey his blond puppy.
(Joey是英文版游戏王里城之内的名字- -|||)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他知晓那个神官的名字,旁边与他一模一样的是……?

Western(西部風格)
”一个海马骑着马,噗……“
”我听到了。“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怎么看海马用卡车装情书去回收站都太夸张了。“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大家给‘灰姑娘’送了很多花呢,城之内。“
”后门在哪……“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城之内真红:”真难得主人从不吃琪莎拉姐姐的醋……“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作为秘书,他已习惯忽视社长室里的暧昧声音。

——————————————————————————————
以下是瞬蓝还没有写出来的部分= =

Angst(焦慮)
(我认为angst是虐心的意思。一般是指在感情方面受到伤害或折磨,所以简单来说不能解释为焦虑吧)
Crackfic(片段)
First Time(第一次)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Romance(浪漫)
Sci-Fi(科幻)
Smut(情色)
Spiritual(心靈)
Suspense(懸念)
Tragedy(悲劇)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
于是这个是原题- –

Adventure(冒險)
Angst(焦慮)
Crackfic(片段)
Crime(背德)
Crossover(混合同人)
Death(死亡)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Fantasy(幻想)
Fetish(戀物癖)
First Time(第一次)
Fluff(輕鬆)
Future Fic(未來)
Horror(驚慄)
Humor(幽默)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Kinky(變態/怪癖)
Parody(仿效)
Poetry(詩歌/韻文)
Romance(浪漫)
Sci-Fi(科幻)
Smut(情色)
Spiritual(心靈)
Suspense(懸念)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Tragedy(悲劇)
Western(西部風格)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A White-cover Notebook(暗表海城)

这篇是终于想起来要理书桌的瞬蓝,从以前的东西里面翻出来的本子里面的片段,怎么看都是在下以前的风格。经过现在补完变成了短篇,所以不要太介意某些奇怪的文风转变谢谢……

(9月24日删除了一句BUG的话)

而且好像这文很蠢……

我一直不写暗表的很大原因就是怎么写怎么看起来OOC!我绝望了!真的绝望了!

Warning:

1、耽美,暗表海城向。

2、文风凌乱

3、小白感

4、有鄙视其他配对倾向

5、OOC(人物性格扭曲)

6、原创角色路人

7、请不要介意最后奇怪的广告……

——————————————————————————————————————————

故事的开始很简单,上学快要迟到的城之内在过道上撞上了同样匆忙仓促的一个女生,城之内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对方,对方就已如离弦之箭慌慌张张地在他的视线中变成一个点。

“对——对不起!”

“……我有那么可怕吗?”

城之内疑惑地想着,然后注意到了掉在地上的白色笔记本。是那个女孩的东西?他将它拣起来打量着。上面只写着班级,等一下去问问好了。

“糟糕——要上课了!”

于是故事开头的第一句话里的“快要”变成了“真的”,在全班前被老师连环口水攻击不下10分钟的城之内,不知怎样触发了老师说教的旺盛热情,从上课不应该迟到,到身为学生的责任,再到个人品德甚至国家兴亡乃至全人类的未来……

游戏同情地看着他的好友。谁让城之内不幸撞上老师被上次全班测验的分数搞得心情最差的状况。他感到有些无聊地环顾四周。本田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杏子在那里没精打采地翻着课本,貘良望着窗外发呆,御伽在玩骰子……总之,全班都没有听的兴致。

总算熬到了下课的时间。

忙于整理老师带着怒气下发的大叠试卷,游戏没能及时地给于HP几乎被老师的必杀扣到0的城之内以人文关怀(?)。当他来到友人桌前时,看到的是一张近乎苍白的脸,还有黯淡无光充满死气的琥珀双瞳。

“城、城之内,你怎么这样,生病了吗?”

游戏被吓了很大的一跳,因为现在的城之内让他联想到僵尸之类的存在,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活力。

“游戏,你听我说……不,我说不清楚。”

城之内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似乎非常苦恼于组织言辞。

“你……看看这个吧。”城之内的手有一些颤抖,他举起手里东西的时候,游戏注意到他的手与他手中的笔记本一样白得像雪。“我……简直不能相信……”

确认城之内只是受到精神方面的打击,游戏拿过笔记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到底有什么把城之内吓成这个样子?

过了五六分钟后。

打了个哈欠从睡梦中清醒的暗,惊讶地发现游戏的状态为“异常”,连忙担忧地发问。

[伙伴,你怎么了?]

游戏恍若未稳,只是呆呆地垂着头,漂亮的紫罗兰色瞳孔因为震惊而缩小,如木偶般单节奏地翻动手中的笔记本。

[到底怎么回事?!]

感到不妙的暗进行切换来到表面,决定找出游戏会如此异常的元凶。附近没有什么可疑的物件,只有一本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笔记本。

[难道是这个?]

[另一个我,原来你……]在身后浮现的游戏依旧垂着头,声音低落,[其实那么地……]他咬了咬下唇,[喜欢海马么?]

[喜欢海马?你在说什么?]不明白伙伴从何处得出这个让他差点咬到舌头的结论,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发动三千年前看公文练出来的一目十行,来快速翻阅笔记本。

笔记本上是用清秀字体写的小说,主要的剧情是,某决斗王与某社长不知不觉相互吸引,经过漫漫长路发现真爱并且在打败被黑暗控制的城之内大魔王最终达成OOXX的美满Happy Ending。整个故事使用第三人称但经常穿插人物独白,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紧扣,内容流畅生动富有文采并善于从细节出发,甚至还有用黑色水笔画的剧情插图,栩栩如生。

暗的脸色由好奇转变为疑惑,从疑惑转变为惊讶,再从惊讶转变为愤怒,最后已是接近重黑化的状态。拼命拉住额头隐约已开始发光的暗,游戏感到这样下去不仅笔记本,整张课桌乃至教室都会报废。

[另一个我,你不需要隐瞒了。我理解你的心情……一直没有察觉到实在抱歉……]

[到底是哪个想尝尝惩罚Game的人写的?!](MS这招很久没有用了?)

[这个人写的不错啊……]

“伙伴!难道你一点都不生气吗!”

两个灵魂转移到心之房间的走廊上,继续不受干扰的对话。

“我没什么好生气的吧?嗯……如果另一个我那么喜欢海马的话,我从今天开始会努力帮助你的……”

“根本不需要!伙伴,你为什么认定我喜欢海马啊?你怎么不说我喜欢城之内呢!”

“原来另一个我喜欢的是城之内吗……我知道了。”

见游戏非常认真地表情,平时就算在再危险的情况下也能冷静思考沉着应对的暗感到拿自家伙伴没有任何办法,心中开始涌动一种难以名状的焦躁。

“我只是作个比较!伙伴,你听我说。”

暗轻轻将双手放在游戏的肩上,神情凝重。

“我是喜欢海马和城之内,但这只是作为朋友的喜欢,和你不知从哪得来的那本笔记本——”

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平静下来,那本带来麻烦的东西可以等一下再处理!

“——和那上面所说的喜欢是不一样的,你明白吗?”

“可是那本笔记……”

游戏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努力组织言辞试图表达自己的想法。

“那上面的东西你完全没有相信的必要!那只是某个人的臆想罢了,你应当相信我,伙伴!”

“我一直都相信另一个我的话啊。”

游戏温柔的微笑让暗终于能松一口气,但伙伴下一句话却让他刚放下的心又提到嗓眼。

“那么如果另一个我喜欢的人,不是海马或城之内的话,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要这么问……”

有些心虚地无法直视游戏清澈的双瞳,暗转开了视线。

“因为那个人写得没有错,每个人都应该为爱变得勇敢起来,去做那些不会令自己后悔的事。”

游戏想了想,然后给了暗一个鼓励性质的笑。

“我不会说出去的,所以,另一个我讲出来也没有关系。”

“伙伴,你为何那么想知道?”

觉得八卦不是平时游戏的特质,暗皱起眉。

“因为我非常想帮上另一个我的忙。刚才另一个我在我问的时候没有马上否定,所以我知道另一个我只是在瞒着我。”

伙伴变得……狡猾了!暗有些后悔地想着。一定是那本笔记本害的……在心中暗自决定等一下无论如何也要把它拆成随风飘散的沙尘!(你这样什么都怪它是不义的!)

见暗的表情复杂而且不发一言,游戏笑得很开心。

“我们始终都没有互相隐瞒什么事的必要吧?”

“是的。”

“我相信无论那个人是谁,他一定是很幸运的人,因为另一个我很温柔。啊……这么想着我就会感觉有点羡慕呢,不过,只要是另一个我的选择,我都会尽力支持。”

游戏歪了歪头,开始一个个思考自己认识的人。

“呐……是不是杏子?她很活泼呢。”

“不是。”杏子不是活泼,在某些时候是活跃过头。

“或者是貘良?”

摇头,黑线,“巴库拉会找尽机会暗杀任何敢靠貘良太近的人吧?”

“难道是御伽或本田?马利克?伊西斯?……”

感到自己完全被伙伴打败,露出“真是拿你没办法”表情的暗长叹一声,明白再不做点什么恐怕伙伴连Pa叔都会搬出来。

“如果都不是我只好猜佩……”

在游戏讲出那个名字前,暗终于行动,将眼前的人温柔而坚定地抱进怀里,感受到他因惊讶而有些绷紧,但很快就放松下来。

“另一个我,你怎么了?”

“伙伴,我喜欢的人其实……”

“嗯?”

在暗看不到的地方,游戏紧张地闭起了眼睛。

怎么办。好难受。虽然刚才就下了无论怎样都会帮助和支持另一个我的决定,现在要听他亲口说出自己不认识的那个喜欢的人,却没有办法不察觉到胸口难以名状的痛楚,能做到的只有竭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因为颤抖而暴露情绪上的波涛汹涌,那会使另一个我为难的……

啊……我知道了、其实我……非常地喜欢着另一个我。所以现在才会那么难受,那么想捂住耳朵。

真的很……不想去听……为什么要那么傻傻地去问呢……

游戏现在感到非常地后悔。

如果一直都不知道的话,和另一个我的关系就能一直保持这样吧?有时还是无知比较好吧?因为一旦知道了的话,所有的事情都会……

“……是你,伙伴。”

啊?

“我喜欢的人是你,伙伴。”

发现游戏又一次僵直了身体,暗再次叹了口气,扳过身体来直视睁大双眼的游戏。

“还需要我再讲一遍吗?”

“是……啊!不用!”

猛地醒觉的游戏大力地摇头,双颊染上了在暗看来非常可爱的红晕。发觉暗正带着微笑看自己的反应,游戏有些窘迫地垂下头。

“我……完全没有想到……”

大概知道游戏现在的心情,暗有些捉弄地笑着。

“对这答案失望了?”

“才……才没有!”

脸上变得更红,游戏连忙摆手,努力吞一口气想让脸部的温度降些下来,结果差点被口水呛到,咳了好几下才终于恢复了镇静。

“我终于能安心了!”

“安心?”

暗疑惑地重复。游戏拍了拍胸口强调“真的安心了”,然后微笑。

“刚才心好像要跳出来,在想着‘如果真的知道另一个我喜欢着我不认识的谁,那要怎么办才好’,现在知道了以后觉得好高兴……”

“伙伴……”

“我……”

游戏的脸再次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扑扑的。好像下定什么重要的决心一样对上王样的绯瞳。

“我非常地、喜欢另一个我。”

非常可惜的是,这么明显可以作为小说Happy Ending的美好场景,很无情地被外界传来的声音干扰了。

“武藤游戏!”

“呃,是……加藤老师的声音?”

游戏有些疑惑地从心之房间的走廊回到现实的时候,发现全班正都看着自己,而讲台上的中年女子初看过去像一只正在暴怒状态的火鸡。

“很好。总算醒了?居然在我的课上睡着?难道你一点都不能感受到数学的美妙吗?”

“对不起,加藤老师。”

游戏紧张地起立,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中年女人深吸了一口气。

“给我站到外面去!”绝招,师威之咆哮!

“呃……”

“没有听清楚吗?”师威之咆哮·改!

“我……”

“出去好好反省!”里·师威之咆哮·改!

就这么被逐出师门,啊不,赶出教室的游戏,有些沮丧地迈出大门时,惊讶地发现外面还有一个人。

金发的少年就那么将背靠在墙上,环着双手,出神地望着对面……洁白的墙面,好像它很有趣一样。

“城之内?”

没有得到回应。看来墙面的确非常有趣。

“城之内?你怎么了?”

将手放在友人眼前晃晃也得不到对方的注意力,游戏只好用力地捏了一下他的手臂。

“啊!干什……游戏?”

城之内痛呼出声,然后终于发现了友人的存在。

“下课了?”

“还没有。”摇头。

“那你为什么会……啊!我明白了。你是来陪我罚站的是不是?虽然我很感动但这样是没有必要的……”

“不是这样,城之内。老师说我上课睡觉于是叫我出来了。”

“是这样……”

城之内有些尴尬地转过头,游戏只是笑着。

“不过这样也很好,一个人很无聊呢。”

“也是。”

城之内点点头,又继续盯着墙面。

[伙伴……]

[另一个我,城之内好像很没有精神。]

[的确。]知道自家伙伴一旦陷入担心模式就会忘记周围所有的事情,暗有一股发动惩罚游戏的冲动,当然不是对城之内而是对那个叫什么来着?加……?总之就是那个害游戏非得出教室的中年女人。

[会不会是因为那本笔记本……我知道了!其实城之内喜欢另一个我吧?]

[我想不是。]怎么可能……

[那么是因为在那故事里被变成坏人,正义之心受到侮辱?]

[我想也不是。那样的话他应当会大喊大叫吧?]

[可我想不出别的……会不会是静香出什么事了?]

[他会直接翘课跑掉而不是在这里发呆。]

[诶……那是为什么?]

[应该是海马的原因。]

[海马君?!]

暗在心底叹气。看来自家伙伴无论是自己的事还是别人的事都在这方面迟钝得厉害。当然,这也是可爱的地方。[伙伴,让我来问问他吧。]

[嗯。]

“城之内君。你是从哪里得到那本笔记本的?”

城之内有些惊讶的转头。这个声音毫无疑问是暗游戏的,面对有着鲜红之瞳的友人,他不知为何心情复杂起来,又扭头盯着墙:“我……是在路上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撞到一起,然后她掉下来了这个就跑掉了。”

“既然是别人的东西,你怎么……”多少有些责怪的意味。

“我好奇啊……”低声回答,城之内突然想到“好奇心杀死一只猫”这句话。看来对狗也是一样……呸呸,怎么被那个混蛋洗脑认为自己是狗!而说到那混蛋……“不过,知道了也好。”

经过动摇与迷惑才鼓起的勇气。全心全意地想要被那个人认同。想哪怕一点也好去打动那个人。而漫长过程中所能触及的似乎只是微乎其微。现在终于明白自己面前横亘的距离。如果是暗游戏的话,怎么看都不会有任何胜算。

那样就很好了。那两个人从哪方面看都很搭调。所以只要自己能够……

“你不用去相信那本笔记本上的任何东西,城之内君。”一看就明白金发的朋友和自家伙伴一样非常直接地将那本笔记本里的妄想当成了事实,明明自身才是被妄想的对象,应该说是被害人的暗只能开始思考怎样纠正城之内已经偏差的认知。

“呃?”城之内呆了一下,好像没有明白暗的意思,“……哈?”

“那只是某个人的妄想罢了,你不用当真,我和海马之间没有什么的。”暗用极其恳切的语气解释。

“不用和我开这种玩笑。”城之内干笑了两声,“是你们的话我又不会阻扰什么的。”

“那本笔记本才是最大的玩笑,城之内君。你听我说,我喜欢的绝对不是海马。”见城之内没有听进去,暗有些无力。

“你不喜欢他那你还……!”从另一方面误解了暗的表达,城之内的怒意显而易见地爆发出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海马喜欢的也决不是我!”暗的无力感再次上升,“我和海马只可能是对手和朋友。”

“不是你?他只对你那么特别吧?笔记本上写的不是事实我当然知道,但从细枝末节来看,分析得很有道理……他对你那么特别,明显得别人都看得出,我居然以前都没想到,我果然是笨蛋。”有些凌乱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嘴角却自嘲般上扬。

[另一个我,我想和城之内谈谈。]这时游戏的声音再难得无语状态的暗耳边响起。

“城之内,我想海马君并不是只对另一个我特别的。”

“游戏,你……”

“海马君对圭平不也和别人不一样吗?”

“那是因为圭平是……”

罕有的强硬,游戏完全无视了城之内想要反驳的话,而是继续讲述自己的观点:“还有你,城之内。海马君对你不也是特别的吗?”

[伙伴你怎么……]怎么突然开窍了一样?

[我不希望城之内再误解下去,这太不公平了。还有……]

[还有?]

[还有……我……在听他那么讲的时候,总觉得不太舒服……啊!没什么。]脸上有可疑的颜色,游戏决定不要继续这个话题。

城之内已由刚才惊讶的表情恢复过来,好像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才没有那种事。他恨不得最好我永远不要再出现的样子你们也看见了。”

“那个,城之内。”游戏的语气又迟疑起来,“我还有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城之内转头对上友人的紫眸,表示自己有认真在听。

“刚才……嗯……怎么说好呢。”游戏苦恼着怎样选择怎样的措辞,才不会太直白到让自己不好意思,“我……呃,其实……我和另一个我才是……唔……”

“我和伙伴其实相互喜欢,这样你明白了我的意思了吗?”看游戏不知要拖多久才能讲出来,暗相当“好心”地切换出来替他补完。

[另、另一个我!你怎么……]热气上冲直至脸颊。

[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这个……这样也太……!]

[不要害羞了,反正终归要告诉他的,不是吗?]

[唔……也是……]犹豫了一下,游戏还是点了头。

一片漫长的沉默,大概是在同一天里受过的惊吓过于严重和频繁,这回城之内反应平淡得完全不符合他一贯的特性,只是疲惫地挥了挥收,腰腹一用力从靠墙的姿势转为站立,转身准备走人:“我知道了。……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城之内这样……很让人担心啊。]

[我有个好主意。]

[什么?]

[这个。]暗心情大好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混蛋海洋生物!你今天不是该呆在你那破公司里吗!”挣扎。

“我的行为好像不用你来管吧,犬。”更加用力。

“就不能让我清静几天吗!我今天……不想看见你。”语调突然变弱,金发的少年别开了脸。明明今天这个家伙完全不顾学校规定如往常一样缺席,还想翘课一个人呆一会理清堪比毛线团的复杂思绪,他却突然冒出来打乱了他的计划,现在……

“我才没有心思理会犬的思考回路。”将脸故意凑近,不出意外看到金发少年躲避的微小动作,像是抓到猎物心满意足思考如何下口般,海马的眼里是危险的光芒。

“松手!这里是学校,你就不怕……”今天到底怎么了,所有事情都开始不正常!被按在墙上无法动弹的城之内慌张地想。

“你觉得我会在意么。我看来平时对你太过宽容了,居然让你会想那些有的没的……”会收到游戏的手机邮件说他家的犬认为自己和另一个游戏有暧昧关系?这种蠢事也只有他身上才发生得出来。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旁边拐角处有一个女孩子。

褐色的短直发,长长的刘海几乎快将厚厚的眼镜遮盖住,校服规矩地扣好了所有的扣子,裙子超过膝盖,看上去应当是个斯文内向的好学生。

然而现在,她的双眼里闪现的,是完全不合形象的狂热火焰,不断熊熊燃烧着,就连原本出来寻找东西的事都忘记了。

下课后回到教室里,游戏发现原本放在抽屉里的笔记本居然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张写着“我把笔记本拿回去了,谢谢”的纸条。

[看来是主人拿走了。]可惜想把它挫成灰的自己想出气也没有机会了。暗有些失望地想着,要是让他看到那个主人的话难保不想使用惩罚GAME……

[……可是才刚下课啊。也没有看到别的班级的人进教室。]游戏有些在意。

[对了,帮城之内君请个假吧,估计他今天下午都不会来了。]不想纠结于关于笔记本的事情,暗转开了话题。

[为什么?]游戏紧张起来,[城之内他生病了吗?]

[呃,因为海马应该已经来学校了。]看游戏依旧是疑惑的表情,暗越发地为解释而郁闷加深。

看来要让游戏真正地开窍,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呢。

那么……笔记本到底是去哪里了呢?

“小早川。”杏子叉腰站在女孩面前,“我一直在找你。”

“真、真崎同学,有、有什么事情吗……?”被称为小早川的女孩忐忑不安地低着头。

“这是你的东西吧?”将白色的笔记本丢过去,杏子冷冷地看着对方惊讶的脸,“居然让它落到不能看的人手里,你也真是粗心啊。”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真是谢谢!”一改刚才的害羞模样,小早川的整个气场都改变了。

“小早川 纱织。女协对你的处罚是从VIP降到普通成员,从下个月开始。”

“诶诶不要啊啊啊啊——!”发出凄惨的叫声,小早川花容失色如遭雷劈,“我我我一定会按时交稿再也不坑了所以请不要那么对我!”

“抗议也没用的。你闯下的祸实在严重。好好检讨自己的过失,然后将功折罪吧。”

“是……”垂头丧气,小早川无奈地接受了现实,然后不到三秒又振奋起来,“我已经有新的构想了!这次我想写海城!”

“你不是一向……怎么突然改变风格了?”杏子扬起眉。

回想自己看到的场景,小早川推了推眼镜,双眼放光,“绝对的支配感!天差地别的碰撞!激烈又绝望的爱情!鲜血、杀意与爱欲的牢笼!真崎你不觉得很萌吗!”

“身为责编,我很期待。”虽然对自己而言除了双生,别的配对都提不起兴趣,不过她能不开天窗就很好了。

(A White-cover Notebook,End)

————————————————————————————————————

另附

女性决斗者协会招收新成员广告(假的!

你喜欢决斗吗?

那么你喜欢决斗者吗?

如果你对决斗者们充满了向往与爱,就请加入女性决斗者协会吧!

这里有对创作倾尽身心的作者,有信息能准确无误的记者,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伙伴,但同样都对决斗者们充满了爱。现在我们的大家庭正在等待像你这样有爱的人参与进来!

还等什么,赶快拨打XXXXXXXX,或发送dm开头的邮件到XXXXXXXXXXX,我们静候你的佳音!

女协普通成员特权

明星片、徽章、海报、笔记本等八折起

每月火热送上的女协月刊《Duelist’ s Magic》

定期的女协特约下午茶会活动

女协黄金成员特享

各色周边、挂件、玩具等七折起

每月火热送上的女协月刊《Duelist’ s Magic》豪华版

各种决斗比赛门票抢购优先权,另有九折优惠

定期及不定期的女协特约下午茶活动

女协VIP成员尊荣

各色周边、挂件、玩具等七折起

每月火热送上的女协月刊《Duelist’ s Magic》特别版

各种决斗比赛门票抢购优先权,另有八折优惠

定期及不定期的女协特约下午茶活动

女协论坛特有ID,可自由进入内部资源区

——————————————————————————————————

另另附

《Duelist’ s Magic》7月刊目录(你玩够了没……

【卷首特辑】

夏日炎炎正当时!——看决斗者们如何度过悠长假期!

【人物专栏】

海马乃亚——虚拟世界的人气美少年,各大重点全情收罗!

【强档推荐】

沙尘万里 埋藏在时光洪流中的传说——你不可不知的古埃及文化知识

近日决斗界新闻汇总——备受瞩目的信任和老手们一个也不能少!

【有爱之地】

[长篇]风与沙的叙事诗 第八章 by 杏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爱绝非虚假。”

[长篇]炙热憎恶—Burning Hatred— 最终章大结局 by Unbelievable

从开始完全不能容忍对方,走到今天的两个人,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吗?

[长篇]枉生调 序言+第一章 by Luna

饱受瞩目的新连载!她和她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究竟从何开始……

[漫画]Scarlet Crime ~ the Dark ver ~(2)by 月踏

第一回好评如潮,第二回连环追击!血族架空狂想!

[单幅]由神秘画师Masai精心绘制的彩图共四张!

【女协之家】

[专访]天上院 Asuka :我是如何成为最受欢迎作者的

特约记者 天辰 独家为您奉上!感动、爆料和欢笑汇集的物语!

读编往来

人气排名表

近期决斗赛事以及相关活动消息

孔雀舞的决斗教室第25回

新版会员卡图案大征集

STAFF名单

最新产品目录及须知小手册

读者调查表

【随书附送】

决斗王 武藤游戏的双面4开大海报

明信片(5枚入)

【豪华版附加】

独家专享DVD 录像 图片 电脑桌面决斗者萌化软件

【特别版附加】

青眼白龙图案折扇

神秘茶会入场券

[授权翻译]Stay(旧物存档)

于是这个是一年前高考完的瞬蓝的糟糕翻译……现在想起来应该在这里也放一份……
F大和小迪都看过了啦。
当年还激动地想再多翻译点,结果没有的原因是被第二篇完全打败。(远目)
……现在瞬蓝终于再次鼓起勇气准备挑战,如果这回没有被打败的话,估计这个月就能去申请授权了……
下面贴出来的还是当初在海之城贴的版本,连感想都带上了。但是原文不能贴在这里。
————————————————————————————————
授权:(hotmail邮件内容)
i think that would be awesome! of course you have my permission! all i ask is that you give me credit as the original author. but i am flattered that you want to do this.

ps. when you’re done can you email the link? i’d love to see what it looks like!

(我那糟糕的申请就不贴了……)

作者mischeif-maker
原文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2615068/1/Stay

阅读全文

 
我是果然很同的临时看板娘扣子。多指教。
換了一身衣服……感謝Tori小姐。
总算是恢复了网站,不能见到大家……不,不能作为网页伪春菜活动的话,我很焦虑的……

最新日志:帮你理解瞬蓝的日常行为(参考)
           下一条
扣子(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