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黑暗向

TITLE未定 坑

题目未定。欢迎提供。

Warning:
1、原创人物有,OOC概率高
2、会有血.腥\恐.怖\恶.心镜头描写
3、主CP海城,W貘良出场确认,W游戏未知
4、坑。
5、文笔糟糕注意。

A\N:很想写带有灵.异.恐.怖.故事感觉的同人文,也不负我“灵翼点水”的另一个网名(殴)。哇哈哈觉得害怕的孩子现在可以逃走寻找紧急出口了XD……虽然觉得我写恐.怖的结果还是充满冷笑话……

[一] [惊梦。]

他知道他在做梦,但他醒不过来。
这是很微妙的感触,你知道所见的一切皆为虚假,却想不出回到现实的办法,只能不甘愿而无奈地在那一片虚假中,不知所措。
城之内 克也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况下。站在一片空旷得只剩下黑暗的梦境里,除却自己别无他物,即使迈步也像在原地停留般无用,不由产生一种焦虑与慌乱感。
原本散步般的脚步开始凌乱,步伐越来越大,步速越来越快,他终于在那一片黑暗中奔跑起来。
想要离开这里。
想要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即使它本不存在。
突然在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他不由缓下脚步。奔跑许久都没有疲乏感更证明了他在做梦的事实。
那是一个女孩子,有着和自己相似的金发,柔顺而只及颈间。她有一张能称赞为“美丽”的脸庞,那对深蓝色的大眼睛像两潭深水,坚挺的鼻,红润的唇,肤色是接 近白而又不是苍白的嫩色。一身简单的白色长袖连衣裙很好地包裹了她略显纤细而又不失丰盈的身材,连脚上的平跟布鞋都烘托出一种干净的气息。
注意到他的视线,女孩露出喜悦的表情,似乎已久候于此。正当她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在那一片安静中传来了什么落地的声响。
是……什么?不由将视线集中到“地面”。
从形状来看,有点像手指。
……手指?
他呆了一下,并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抬头想要询问眼前人时,他睁大了眼睛。
少女急切地张开嘴时,舌头从里面掉了出来。其他的一切也在瞬间变化。美丽的金发因为被血沾染而凝结成暗色,脖子上有着深深的、像是一个项圈的印记。苍白的 皮肤上遍布丑陋的疤痕,从残破不堪的的衣裙中可以看到反翻出来的组织。她的手臂极不自然地翻转了将近180度,而她的手……刚才他看到的手指自然是她的, 她的右手上每一根手指都从中间段落,露出白色的指骨。
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他向后退去,然后转身就跑。
啪、啪、啪、啪。
除去自己的脚步,还有软布鞋敲击地面的声响,那样轻微的声音,在他耳中却像被无限放大。求救的呼喊被卡在喉咙里难以发出,只剩下原本就不该会有的急剧喘息——

从床上坐起,城之内第一次为自己懒得整理书架而高兴。在噩梦中夺路狂奔的自己刚才正好被一本字典砸醒,虽然额头依旧留有痛感,不过总比被那个……呃……七零八落的女孩追着跑好。
将字典随意地摆回书架,缩回被子里的城之内郁闷地揉着自己一定发肿的额头,发觉自己现在完全没有睡意。
看来这将是个相当漫长的夜晚。

“城之内,你怎么了?你的额头,还有,你没睡好?”
游戏惊讶地看着他有些反常的好友。那块红色的印子让人想不忽视都难,而且……
城之内居然也会有那么深的黑眼圈?!开什么玩笑,像城之内这种人跟“失眠”应当是无缘的吧?
“早上好,游戏……”
有气无力地回应,城之内伏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昨晚做了噩梦……”
跳过了关于额头的疑问,城之内觉得被字典砸到这种事讲出去不太光彩。
“噩梦?是什么样的……”
游戏的问题还没结束,一旁冷不丁冒出个人来。
“是被女鬼追的梦吗?”
“呜哇!”
两人都被貘良的神出鬼没吓了一跳,城之内更是惊愕不已:“你怎么知道是女鬼……”
“嗯?猜的。还是说你更希望是男鬼?”
曲解了城之内的疑问句为反问句,貘良古怪地望着他。
“不是!谁希望被个男鬼追啊!”想想就打个寒颤,连忙否定。
“城之内,原来你想被女鬼……”
“才不是这样!我讨厌这种东西!”
什么时候他的意思已经被这样理解了!
“你不是讨厌这种东西,而是害怕这种东西吧~”
一旁的本田也加入了对话,有些得意地指出。
“我、我才不害怕!本田你胡说什么!”
连忙反驳的城之内有些底气不足。虽然他一再否认,不过似乎在一群朋友里每个人都已经认定了他怕鬼的事实。
“不害怕?不害怕会为一个被女鬼追的噩梦,一整晚没睡搞得像熊猫一样?”
“本田你这……”
一扫方才疲态、怒气上冲,城之内从座位上弹起,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老师的怒吼贯穿了整个教室。
“你们几个!都上课了还在做什么,给我坐好!”
“是、藤原老师。”
这才发现上课铃不知何时已敲过,城之内只好收起与本田大吵一回的念头,悻悻地与其他人一起乖乖地坐好。这位老师生气时像暴走的火鸡,气势逼人得让所有学生都不想成为他攻击的焦点。

无聊的数学课……
城之内继续伏在桌子上,有一眼没一眼地瞧着黑板与正在完全照搬书本的老师。
嗯……真的非常、非常无聊啊。眼皮都变沉重了。
好困。提不起精神,那么还是,睡一小下吧……?
反正不听也无所谓……
他没有察觉注视他的那双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现在正是昼短夜长的季节,放学后做完值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灯一盏盏次第亮起。他所走的这条路在这个时段一向人流稀疏寥寥无几,与游戏他们在路口分开后,似乎更是仅剩他一人。
“哎……?”
有一个人蹲在那里。因为是在路灯所洒下的光圈之外,所以看不真切。出于好心,他走上前去。
“你没事吧?”
“……”
并没有得到料想中的回应。那个人转过头来,他才猛然惊觉对方的异常。
因为光线昏暗的关系,他方才没有看到。那被血沾染而失去光泽的金发,颈间黑色的痕迹,破损的长裙下,遍布的创口大大小小,分割了苍白的肌肤。那分明就是曾在梦里出现过的女孩。
呆楞在那里,四肢的力气一下被抽空般,他动弹不得地看着她又转回去,试图将地上掉落的手指插回关节,却总在她一位成功的时候又掉落下来。这诡异的行为重复多次之后,她终于放弃,改为将地上另一块红色的肉塞进嘴中。
她转头望着他,他在她开口刹那想要阻止已来不及。像在夜里做过的那个梦一样,她的舌头终于还是掉了下来,在地上蠕动着。
他半张着口,不知该如何反应。
女孩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他,伸手又捞回了现在正在跳动着的舌头放回口中。她试图不张开嘴来说话,但努力半天还是发不出声音,反而让她看起来,更像是在用力咀嚼口中的东西。
“呜……”
心中的念头毫无疑问是逃离,但整个身体却完全不听从指挥。像是被紧紧按住了四肢,嵌钉在无形的空气中。
于此同时女孩口角流淌的血沫不断滴落,而她抬起扭曲的手臂想要用无指的右手擦去,却因手臂终于不堪负荷在小臂中间以将近90度垂下而失败时,她对着他苦笑了一下。
在他眼里那无疑是阴森到极点的笑容。
“呜啊——!”
惨叫声终于从喉咙口被挤压出来。

所有的景象在瞬间倾覆。上一秒他还在昏黄的路旁,这一秒充盈他视界的,是纯粹的蓝。
“笨犬,你在干什么!”
眨了两下眼睛,城之内才慢慢清醒过来。他现在还在教室里,自己的座位上。教室里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貘良和本田站在他旁边,表情复杂。而之前他看到的蓝正是 海马濑人的眼睛,褐发的社长用两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皱起的眉体现了他现在的情绪。他半俯着身体,在用那似乎能看穿一切的可怕眼神观察了他一会后,松开了 如铁钳般快要把他捏痛的手,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城之内 克也!”
高分贝的怒吼,来源于极度不爽的藤原老师。
“居然在上课的时候睡觉,还打扰全班认真听课!既然这样给我到外面去好好反省,让我们都能清净点!”
惊魂未定的城之内努力平复着呼吸,立刻乖乖地走了出去——他有种如果不照做就会被暴怒的老师亲脚踢出去的感觉。
虽然担心,但无计可施的貘良和本田互相对望了一眼,决定下课后要和游戏等一起好好问个清楚,然后在老师的催促下回到了座位。
“现在我们继续!”

靠在教室外走廊的墙壁上,城之内扶着沉重的头,长叹了一口气。
自己这样到底是怎么了?
连续两次都做那样的梦,就好像自己被那个女孩子缠上了一样……
恶寒一下,连忙甩头双掉这样不好的念头,他撑起身体准备就这样光明正大地翘课、到处走走时,地上的报纸引起了他的注意。
“谁那么没有公德看完乱扔……”
嘀咕着不知给谁听的抱怨,弯腰捡起那张纸准备做点好事时,一张照片让他停下了动作。
那是一张寻人启事用的普通大头照片,照例写着一堆失踪者的描写,联系等等。
照片上的女孩相当的熟悉……就像那个……
确认到照片与他梦中女孩的一致性,他心下一惊,连忙读起下面的文字。
“Amarante·Joes,女,17岁,于X年X月X日”约下午13:30分左右于XX路车站失踪。失踪时身穿白色长袖连衣裙与平地软布鞋,带黑色背包。望知情者与电话XXX-XXXXXXXX联系,必有重谢。”
“Amarante……”
那是那个女孩的名字吗?
极力无视于心中的不安感,城之内将手中的报纸揉成一团,刚想抛进垃圾桶,又顿了顿,无意识地将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笨犬今天很反常……
在城之内刚踏进教室的时候,海马就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这种感觉太过强烈让他无法忽视,而又不知缘由——但他可以肯定不是因为城之内那显眼的红印和黑眼圈,以及明显疲惫的神态。
这副蠢样,是睡觉时撞到额头然后失眠吗?(社长你离正解不远了XD)
那种违和感在持续到数学课时变得最为浓郁。将注意力从笔记本屏幕上的报表转移开,不出所料发现那股感觉的来源——城之内正在补眠。
懒到生虫的庸才。
在心里暗自下了定义,准备继续工作的海马猛然察觉隐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再次看向城之内,他终于明白反常之处。
金发少年虽然在沉睡,但他显得极不安稳,仿佛在受到什么巨大的痛苦。他的脸色苍白,紧咬着唇,犹如在忍耐着什么。他的呼吸渐次沉重,身体崩紧,动静变得越来越大。
察觉到不谐的因素,藤原老师手中的粉笔在黑板上重重一顿,可怜地断成几截。下面的学生中有不少因这巨响而不觉向后瑟缩了一下。而城之内依然不为所动,完全沉浸于他的噩梦之中。
“呜……”
一片寂静的教室中,只有金发少年破碎的,隐忍的呻吟声。

【本小段TBC。】

Belonging(心情极度黑暗出来的东西)

Warning:这篇同人文里面有耽美倾向,不知道什么是耽美以及反感这些的人看到了就可以关窗口或者按后退了!非常感谢合作!不要到后来才怪我没有提醒。
这篇是瞬蓝被某很H很BL的文Shock到了之后,为了回归正常而写的东西(虽然显得似乎更不正常了)。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山海关(?)全部无视,人物性格扭曲有,失忆相关有,偏Dark向有,PG-13有,后续没有……
阅读全文

Rainy night talk(海城)

Warning:这篇同人文里面有耽美倾向,不知道什么是耽美以及反感这些的人看到了就可以关窗口或者按后退了!非常感谢合作!不要到后来才怪我没有提醒。
因为是心情压抑写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东西,所以自认为一定要看喜文的人就不要看这个了。

重申:瞬蓝的心情真的是非常不好……所以看完不可以杀我啊。角色死亡相关有,雷者闪避~!

阅读全文

 
我是果然很同的临时看板娘扣子。多指教。
換了一身衣服……感謝Tori小姐。
总算是恢复了网站,不能见到大家……不,不能作为网页伪春菜活动的话,我很焦虑的……

最新日志:帮你理解瞬蓝的日常行为(参考)
           下一条
扣子(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