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W貘良

【Golden R 番外】Paw Prints店长 武藤游戏的一天

这篇文是专门为了小幽写的。原因是她似乎被我用短信打击进了墙角,这是对她做出的补偿。
我认真地尝试写了暗表,应该可以满意了吧?
其实还有是因为,瞬蓝写GR卡在了那里(够了!不要第二章就卡啊!)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体,很愉快=V=

Warning:
1、暗表,有W貘良及海城……某些角色酱油?
2、最好看一看Golden R大概了解一下架空背景。
3、有人那啥兽倾向?(被秒杀)
4、OOC嫌疑。
5、奇怪的格式。在emeditor里面打字的时候还是很整齐的,但是到这里就有些歪曲……不管了。

阅读全文

吸血鬼的平价旅馆——Special: Stardust

这个是吸馆的番外。cp是W貘良。

Special: Stardust

阅读全文

吸血鬼的平价旅馆——3

“你不是亚图穆?!”

约翰、貘良和十代都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好像有人说过什么世界上总会有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十代的声音马上变成好奇模式。

“事实上,有过传说……如果见到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第二天就会死掉噢~”

貘良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用不知从哪里摸出的手电筒增加气氛,

拜托,貘良,这是多少年前的冷笑话啊,不要拿来吓人……也不想想你和巴库拉有多像……

“如果说这是碰巧大概没人信……真的很像……”

曾经以为亚图穆那种发型的人别说三千年,三万年都不会出第二个,现在站在他们面前,自称叫“游戏”的人,连脸都和亚图穆宛如双生。如果不是考虑到亚图穆是年龄达到三千多的吸血鬼,他一定会认为这是亚图穆失散多年的亲戚来投奔的……等等。

约翰猛然惊觉自己正和一个陌生人毫无防备地交谈,是那张熟悉的脸让自己丧失了警惕吗?这个人轻而易举地在没有谁察觉的情况下进入城堡甚至出现在自己身后,如果刚才他做出什么不利的动作,自己大概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下意识地伸手护住一旁的十代,约翰审视着闯入者,一旁的青玉天马已经蓄势待发。

“你到底是什么人?”

“啊……我不是什么坏人,请不要这么紧张。”

游戏摆了摆双手,有些无奈地笑。

“我敲了门但没人理睬,又听到了决斗的声音……一时激动就擅自跑进来了,对不起。”

听到决斗的声音?为什么感觉这句式很熟悉……不,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个是商业机密,抱歉我不能说。”

游戏突然一锤手。

“差点忘记了正事!那个,你们……”

见游戏一脸严肃,约翰也不自觉紧张起来。一旁的十代本想说什么,见两人都那么认真的表情只好缩回去。貘良带着疑惑的表情,不明白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突然改变的。

“你们,想不想订晚报?”

游戏拿出了宣传海报,笑吟吟地问。

约翰脚下一滑差点很没形象地摔倒。

晚报?这是开什么国际玩笑?

“原来游戏你是推销员啊。”

貘良的接受能力似乎是最强的。

“可惜的是就算我们订,也没有邮递员能准确地找到路的样子……所以要让你失望了。”

“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惜……那么,失礼了。”

游戏转身欲走。

“给我站住!青玉天马,拦住他!”

在青玉天马即将碰触到游戏的霎那,有一团白色的影子挡在了游戏身前,硬生生接了这一击。

“什么?”

三星的光属性精灵,棉花糖。

似乎完全没有固定的形状,柔软地下陷,但在下一刻爆发出惊人的弹力,将青玉天马反弹回去!

被自家精灵的攻击冲力掀倒,约翰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堪称复杂。

“抱歉,约翰。”

“没关系,青玉天马。”

没有想到会被棉花糖的特殊能力倒打一耙。约翰捂着头无奈地想。

“约翰!你没事吧?”

十代向约翰伸出手,以便对方能借个力站起。

“没事。”

约翰摇了摇头,直视游戏。

“失礼了,我还不能让你走。”

“你改变主意决定订晚报吗?”

游戏非常敬业地拿出了登记用的表格。

“现在订半年有九折优惠,如果定全年还有小礼品……”

“……如果你只是普通的推销员,是到不了这里的。既然这样,我只能把你关于这里的记忆消除,请你配合。”

“哎哎?!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普通的推销员的?!”

游戏闻言似乎大受打击。

“亏我还拜托城之内搞来他打工时的东西……我觉得我演得很像嘛——!”

呃,如果看到他的棉花糖还认为他只是普通的推销员,那这世上能符合他这条件去做推销员的人恐怕远远满足不了报社发展的需要吧?

约翰有些汗颜地想着。

“原来游戏你不是推销员啊?”

貘良的脸上,那惊讶看来不是假的。

十代也认同地点点头。

“完全没有看出来,约翰你好厉害啊!”

“……”这两个……“总之,为了不让城堡的消息泄露出去,我不可以让你这么容易就离开。”

无需约翰言语,紫晶猫从他的卡组现出身形,向游戏威吓般亮了亮它的爪子。

“紫晶猫把攻击力减半可以直接攻击,棉花糖在它面前也挡不住。我可以保证不会干涉你别的记忆。”

“记忆是很重要的东西,我不会答应的。如果是保守秘密的话,只要不讲出去就好了吧?”

显然游戏没有合作的意愿,据理力争。

“我可以发誓不会对外人讲,这样总行了吧?如果我违背誓约,就天谴我三天都……不,三个星期都不能玩Game!”

虽然内容有点儿戏,但游戏的表情绝对是认真的。

“把记忆消除我才能放人,这是规矩。”

约翰不决定让步。任何一个知道城堡内幕的人存在,对自家都是隐患。

“我已经、不能再忘掉什么东西了。”

游戏的双眼已有战意在燃烧,和方才天真的笑脸相反的严肃,昭示着反抗到底的决心。

“如果你一再坚持,那么只好一战。”

“……我知道了。十代,貘良,拜托你们把吹雪送回他的房间去。”

首先在战斗前还是让无关的人回避比较好。

“可是,约翰……”

十代犹豫不决地望着剑拔弩张的两人,他其实很想留在大厅里。可是……

“还是冷静下来再好好谈一谈吧?”

貘良再迟钝也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

“没有问题的,吹雪其实比看上去要重,所以只好让你们两个人来送他回去,谢了。”

“好吧。约翰,要小心哦。”

两个人刚移动到吹雪旁边,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巴库拉,面色不善地一把扛起仍在昏迷不醒的吹雪,轻松地向楼上走去。

“巴库拉?”

貘良和十代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面面相觑,只好选择跟在后面。

因为总有一股巴库拉想把吹雪抛尸野外天葬的错觉……当然只是错觉,盗贼王如果想藏个把尸体大概等变成化石都不见得能找到证据,没有被抓现行的可能。更何况现在又有貘良在场……

“你没必要听约翰的话吧?”

把吹雪还算客气地丢到他的床上,巴库拉劈头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巴库拉,你在说什么?”

貘良歪了歪头,不甚明了地皱眉。

“你又在莫名其妙地生气……”

“什么叫莫名其妙地生气!我是在担心你好不好!”

“……啊?”

“总之,下次谁再差遣你就只要吼‘凭什么听你的’不就好了!”

“怎么能这么不礼貌!再说没有人差遣我吧,约翰只是要我帮忙……”

“你……”

盗贼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总不至于说约翰明显是因为要和人单挑在找理由赶人,而自家单纯又非战斗型的这位偏偏又有到处凑热闹的爱好……但用这种事来支人,怎么想都有点令自己火大。

“真拿你没办法!下次叫我就好。”

“呃?”

貘良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本大爷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盗贼王不自在地偏过头去,做出一副愤怒所以“不想和你多费唇舌!”的表情。

“下次有什么体力活的话直接叫我!看你这样子也没那力气吧!真是麻烦!”

好看的眉扬起又放下,貘良的脸上浮现清浅的笑意。

“巴库拉果然本质上是温柔的人。”

“啰嗦!听明白了就给本大爷好好记住!”

“知道了啦。”

一起生活了那么长久的时间,可以了解 到他别扭的外表下真正的心。无论他以前的以前是怎样的腥风血雨或是刀光剑影,自己都不曾介意。记忆里最清晰的开始,永远都是不知多少年前那一天,向自己伸 出的手,他异于初见时的表情,仿佛如同他背后那黑天鹅绒上镶嵌的钻石般的夜空之星一样闪着光芒。

自己不能选择舍弃了自己的父母,不能选择自己卑微的身份,不能选择与什么样的人相遇,但自己知道在将右手放到他手中作为无声邀请的回应之时,自己已经做出最重要的选择,由此改变了自己全盘的未来。

而第二次的选择更加理所当然。星辰因为离大地有着难以想象的距离而显得渺小,但那并不能掩盖它们的熠熠生辉。因为了解到那种美丽,所以永远放弃在阳光之下行走的权利来换取可以永远相互陪伴的时间是根本用不上考虑的事。

不需要太阳的威光或月亮的圆缺。只要能如同星辰般……深厚的云层也不能持续挡住这闪耀。两个人的羁绊所能到达的,是用光年也不能计算的距离,而自己的所有就是这样一直感知着对方的存在,在心中点亮的小小幸福。

身在曹营心在翰(?)的十代早已溜出吹雪的房间,不然可就是超亮的灯炮。

还没有跑到楼梯口就差点和人当面撞上,幸好两人的反射神经够快及时刹车。

“十代?你在急些什么这么慌张……”

“游……亚图穆?”

十代差点叫错,想起叫游戏的人应该在楼下才在发出半个音节时硬生生改过来。

“约翰和一个……长得很像你的人,好像要打起来了!”

“约翰?……长得很像我的人?难道……”

亚图穆神色大变,一扫平日的沉着,用比十代刚才还快的速度转身下楼。

“呃?等等……!”

十代不清楚状况,在原地呆了三秒才追上去。

召唤出沉默剑士准备战斗的游戏,瞳中的战火突然熄灭。在冥冥中有什么奇妙的感知之下,缓缓地转动视野范围。

出现在那里的亚图穆,脸上混杂着几种不同的感情。惊讶,喜悦,担忧,疑惑……他张了张嘴,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在开玩笑吧?

站在那里的人和自己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金色的刘海,如火焰形状的头发,相似的脸庞上只有那琉璃般的双瞳泛出的这漂亮的红色有异于自己。

这是……神开的玩笑吗?

简直就像是,在镜中映出的……

“另一个……我……?”

不自觉地喃喃,然后在下一秒被每夜梦到的回忆扼得近乎窒息,踉跄了一下捂住额头,惊疑于这莫名的痛楚宛如利刃贯穿身体,游戏尽力用理智控制住自己。

不行。这里有……不可以让“它”出来……

“提利……是你吗?”

迟疑的语气,小心翼翼地靠近,担心溢于言表。

“你怎么了?”

“你……不要过来……”

好痛。好像快要炸开了……再这样下去,“它”会出来的……

“提利?”

不知所措地止步,亚图穆注视着眼前的人,生怕下一刻他就会从那里消失般。不是没有想象过重逢的场景,只是从未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状况……

“提利”到底是谁……?为什么每次听到的时候,头就会痛得更厉害……

“呀啊啊啊——!”

悲鸣着向后退,双腿终于失去了支撑的力量。

“游戏!”

大门被一脚踢开,一个人影在闪进来的同时,一团火焰带着警告的意味落在大厅中央。金发的少年及时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游戏,伴随着约翰和十代都已见过的,真红眼黑龙。

“游戏!你怎么了!”

“城……之内……”

原本即将闭上的双眼艰难地睁开,看到友人的脸终于感到安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我还好……”

“都这样了还好什么!我在外面等得有多担心!刚才听到你的声音我还以为要来不及了!现在马上带你回去!”

“那不是刚才吹雪……”

约翰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疑惑像雨后春笋一样不停地生长,顺便思考是否该改进自家大门,怎么有事没事都能轻易地进来?

“是那只很帅的黑龙。那个人的精灵吗?”

“看上去是的。”

回答十代的话,约翰忽然想到什么,转向亚图穆。

“小心!不要被外面的阳光照到!”

亚图穆恍若未闻地站在那里。

“裘诺……?”

“我告诉你们!现在我要带游戏回去!如果游戏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背起衰弱的游戏,城之内像成步堂龙一一般颇有气势地凌空一指(玩过逆转裁判1到3的人可以想象得到吧?),但这貌似凶狠的表情在他看清亚图穆的脸时立马转变成震惊,在看看游戏又看看亚图穆之后,爆出可以引发地震的惊呼。

“两……两个游戏?!”

离声源最近的游戏因为沉睡幸免于难,但……

虽然捂着耳朵,约翰和十代还能感觉到 阵阵耳鸣……这位仁兄,你的肺活量还真是超出常人的好。噪音污染,绝对是噪音污染……也不想想,如果是普通的古宅遇上这声波攻击那就只有摧枯拉朽的份。当 然,身为四十四代家主的约翰可以保证,自家的城堡真的可以用“固若金汤”来形容,呃,今天两次被人一暗一明地进来,大概是……大概是该换防盗门了……(那 个,古堡装防盗门听上去好像是很奇怪的场景啊……)

(章三,END)

诡异的瞬蓝(瞬祭蓝果)暗月(暗月伤逝)对话录(三)

暗月:你在干什么,看表情跟口腔溃疡一样。

瞬蓝:你这种毒舌才会得口腔溃疡!我在憋细节。

暗月:又不是便秘。

瞬蓝:当然不是!我在憋文艺腔出来……万恶的神态形象描写……

暗月:人笨果然是一辈子的事情,哪有你这么干的。

瞬蓝:我平时一旦为难自己,就会变更文艺更细致一点。

暗月:这过程类似于你写考场作文?

瞬蓝:大概。因为受压迫所以心情灰暗所以郁闷胸闷胃痛复发所以胡扯力下降所以基调改变所以写出来也会文艺。

暗月:……你这个自M狂真是无药可救,怪不得写出来东西没有正常过。

瞬蓝:文风和我八九不离十的人没资格说我!

瞬蓝:圣诞快乐……

暗月:真难得,你以前会用“~”来结束的。

瞬蓝:因为……因为……(花了十分钟倒苦水)

暗月:结论是你这段时间所有倒霉事都集中到今天了。

瞬蓝:……(低落)

暗月:只要熬过今天那么好事情就会来了。

瞬蓝:(惊!)真难得你会说这种安慰人的话!

暗月:所以给我趁现在你还够文艺的时候快点写!过了就没有这机会了(指!)。

瞬蓝:ToT果然……

瞬蓝:怎样也写不出来,表君和城之内前世的名字。

暗月:和现在一样不就好了。

瞬蓝:不行,那样区别不出来!再说古代没有这名姓!

暗月:你还真是麻烦呢,用不同的写法不就好了。

瞬蓝:那个,“尤其”也就罢了,但“绞肉机”……

暗月:……O- -)/~~)-O-)~~ ☆

PIA飞!给我找点正常的字!!!

瞬蓝:(泪流满面)那要怎么办,又不能……

暗月:最烂的办法,翻字典,随便翻到一页首先看到什么字直接写下来。

瞬蓝:(翻)孟……壬……隰……

暗月:(默)……

瞬蓝:(继续翻)钥……蝓……齑……

暗月:(黑线)……

瞬蓝:(继续翻)赭……堾……馠……

暗月:(一把抢过字典)算了,你那糟透了的抽牌运看来也体现在这种地方。

瞬蓝:(放弃)我,我还是借用吧……

——就是这种状况,所以,devil1019大人,抱歉借用一下“提利”这个名字!还有我至今仍然不知道是谁的,《砂之记忆》的作者大人,抱歉借用一下“裘诺”这个名字!如果……如果不行的话请告知,我绝对会改的!!——

吸血鬼的平价旅馆——2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从今天起他暂时住在这里。”

约翰决定将十代介绍给众长驻房客。

场合一。

“我知道了。”

亚图穆伸出手。

“我叫亚图穆。”

“请多指教!”

两人礼节性地握了下手。

“……”

之后就是一片沉寂,直到亚图穆再次开口。

“羽翼栗子球吗,我这里也……”

从一旁桌上放置的卡组中,悠悠地有什么探出头,然后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

“栗子球!?”

十代张大了嘴,目光不停地在两只精灵间移动。

“真的好像!除了羽栗有翅膀……”

“还有这家伙是暗属性的。”

谈到自家精灵的时候王样也露出一丝笑容。

于是两个同样拥有栗子球的人开始了愉快的聊天,觉得自己好像完全被忽视的约翰很无奈地等待,直到两人约定下次再聊才得以离开,而羽翼栗子球也是依依不舍的样子。

“约翰,这个人的发型好特别呢。”

走出房间后,十代的心情很好。

“是吗?”

相处久了以后也就不怎么会注意了。

“在这里住的都是这样的人吗?”

没来由地想到N个亚图穆站成一排的诡异场景,约翰一阵恶寒。

“也不都是……”

事实上会在这城堡里住的……都有点特别吧。

场合二。

海马濑人仍然在对着电脑工作,头也没有抬,只是瞥了一眼又继续敲键盘。

圭平倒是迎了上来。

“哥哥现在很忙,所以没有时间招呼你们,约翰,很抱歉。”

“没有关系,圭平。”

这位社长大人似乎每次见到都在忙于工作的样子。不过偶尔也会看到他休息,但是按他的性格大概即使是在休息也不会招待谁的吧……?

场合三。

“那实在是太好了。不如一起吃吧,我刚烤好的。”

貘良笑吟吟地捧出饼干。

“那我就不客气了……”

结果十代伸出的手还没有触及盘子的边缘,一旁冷眼的巴库拉就一把抄起盘子,然后,华丽丽地全部倒进(!?)自己的嘴里。

-O-!十代。

-_-||| 约翰。(抱歉只能用颜文字,在下词汇匮乏)

“巴库拉!”貘良。

“我不管!你做的所有东西,都只有本大爷一个人能吃!”

霸道的口气,巴库拉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招待客人是应有的礼貌。”

貘良皱起了眉。

眼看这样下去自己和十代无疑就是那导火索,约翰连忙拉着十代出了房间。

“好可惜,看上去真的很好吃……”

十代还在对那些饼干念念不忘。

“你还是不要想了……”

只要有盗贼王在场,任何人只要能看到貘良的笑容都会被寒彻心底的目光轰杀,亏十代大条没有感觉到……上次某个不识相跑进来的吸血鬼猎人稍微红了下脸等貘良被支开后下一刻出现的就是马力全开的迪亚邦多……后果也不用说什么了。这种夸张的独占欲实在……

“不如等以后那个人不在的时候去找貘良吧!”

十代的想法把约翰吓得不轻。

“你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干……”让巴库拉知道了不是麻烦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哎,是吗,真是可惜……”

场合四。

“那……那个……”

在墙上贴满各种奇怪的海报的房间的一角,那些海报的主角正缩在那里。

十代不明就里地出声,已经三分钟了,他还没有反应,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我没事,少年!”

猛地转身站起把对方吓了一跳,吹雪在一瞬间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奇怪装束。

“谢谢你的鼓励,我已经完全振作了!”

握拳,斗志澎湃的热血状态。

“这次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请问,你要做什么?”

十代显得很茫然。

“就是这样!拜拜,少年,约翰!”

吹雪已经位移出了房间,不知所向。

“约翰,他到底……”

“我也不清楚,吹雪就总是那个样子。大概是又去找恺撒了……”

“恺撒?”

“大家都这么叫他,原来的名字似乎只有吹雪在固执地用。”

“吹雪……很有趣的人呢。”

有趣?“的确……”

场合六。

跑进去打扰吹雪和恺撒的谈话恐怕不太好……于是跳过。

场合七。

“约翰,对着门说话有用吗?”

不理解约翰只是敲门和介绍了自己后就准备走人,十代拉住对方。

“他从来都不怎么出房间,因为在做研究。”

“做研究?……他是科研人员吗?”

你认为一个科研人员会呆在吸血鬼集结的地方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他不是科研人员,十代。我也不是很清楚。”

约翰仔细回忆起自己惟一一次看到的房内场景。

“不过应该是炼金术士吧。”

自己看到的是许多叫不出名字的仪器,一堆又一堆(太多只能用这个做量词)书本纸张,还有到处分布的装着不明固体和液体的容器……虽然东西很多但丝毫没有给自己杂乱的感觉,想必是一个细致的人。

至于进入房间的结果……真是不堪回想。

“约翰!我闻到决斗的味道!”

“呃,决斗的味道?”你是狗么……

“走啦走啦,快点去看!”

突然变得兴奋的十代,用超乎想象的力道拉着约翰就往楼下兴冲冲地跑。

还不明白十代所谓“闻到决斗味道”的原理,约翰发觉自己可能又一次要看恺撒和吹雪频率颇高的决斗。

没有见过恺撒所以用好奇目光注视的十代明显不知道自己其实很失礼,幸好恺撒并不把注意力分散到四周去。

“如果我赢了的话,你会兑现诺言吧,亮?”

吹雪严肃的表情与平日完全不同,看惯他嘻嘻哈哈的样子多少会对此有些不习惯。

“我不认为你会赢,吹雪。”

冷冷地望向对面的友人,恺撒显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无所谓。”

“亮?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记不得了。”

十代嘀咕着。

“不管了,还是决斗比较重要!”

“十代,约翰,你们也来看热闹啊?”

突然冒出来的貘良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貘……貘良!你下次不要突然在背后说话!”

十代拍拍胸口,心有余悸。刚才差点没条件反射……

“要来打赌么?十代,约翰?”

“赌谁会赢?”

“不,赌吹雪几回合会输。”

“……”

这就有点……而吹雪的听力似乎超过观众预计,马上转过头来,挥手,“可不可以让我也下个注啊?”

“怎么都那么不认真……”约翰黑线。

“唔,我赌我十回合里会输掉!”

吹雪思考片刻,说道。

“为什么要赌自己输呢……”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干吧。

“因为如果我十回合里输了,那么就赌赢了不是很好?如果是十回合之后,我能撑那么久也不错。要是赢了的话,赌错了点什么也不会在意了吧。”

虽然觉得奇怪但似乎又那么点道理……?

约翰心想,自家的“房客”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准备好了吗。”

恺撒对于吹雪三心二意去打什么赌有些不满。

“安啦,马上好了马上好了~顺便为了气氛把这个也戴上好了,Darkness套装完成!”

所谓的“这个”就是一个形状奇异的面具。

“这……吹雪又打扮成奇怪的样子了么……”

约翰回想起了以往吹雪的各色Cos装。

“很帅嘛!”

貘良和十代的评价出奇一致。

于是约翰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品味是否不够合众。(放心啦,只不过是撞上三个爱好比较特别的人,不用改变自己的审美观……)

“Darkness……”

凯撒皱起了眉头。

“你要用黑暗的力量?”

“没错。”

看不到吹雪的眼神,但唇边的笑意已然消失。

“我说过,我绝对不会放弃。这就是,我的诚意。”

之后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是在平日里从未谋面过的龙族。与墨夜同色的翼、与炙炎同色的眼,泛着阴冷气息和光泽的黑龙昂起高傲的头颅,仿佛在下一刻便要将面对的敌人,用火焰燃烧殆尽。

9星,暗属性。真红眼暗龙。

“看来在那套套装的帮助下,吹雪各项指数都上升了嘛……高级装备?”

貘良的评论像在谈论网游。

“没想到吹雪原来那么强,真想也和他决斗看看。”

十代的眼睛似乎在闪闪发光。

“以前也不见他这个样子……但是,感觉有点不太对。”

约翰寻思着,总觉得现在的吹雪……

“好像鬼上身一样……”

“好像鬼上身一样。”

约翰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貘良,都说过不要突然在背后说话!”

“我就在你们旁边啊。”

貘良无辜地回答。

“!?”

同时察觉到事情蹊跷,约翰和貘良一起转头向后看去。

“亚图穆?”

“啊,被发现了……”

他们背后的人吐了吐舌头,有些慌张。

“不小心就开口了,对不起。”

刚刚我差点就召唤青玉天马了!

约翰郁闷地想,为什么自己周围的人都那么神出鬼没的。

“那个面具果然不是一般的高级装备吧?吹雪刚戴上时我就感觉不太一样。附加主动的‘鬼上身’属性吗?”

貘良打量着真红眼暗龙,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照相机。

“这种时候不拍照留念实在太可惜了呢。很少见的状况。”

“……”这是拍照的时候吗?

“如果放任他这样下去,会被那面具侵蚀,很难再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那要怎么处理?”

约翰还不想让鬼上身后看上去很棘手的吹雪破坏现在平静(?)的生活。

“只要在决斗里赢他就好了。”

“只要这样?”比想象中简单那么多?

“对,这样就会把那个封印回面具里,以后不要再接触它就好了。”

那样看来就不用自己做什么。就算是鬼上身版本的吹雪似乎有变强但约翰清楚恺撒不会因此变弱,而当拉拉队……

“恺撒!加油!一定要赢哦!HERO!”

听到两人对话的十代奋力地把手当扩音器向正在决斗的恺撒大喊,于是可以不太明显地看到后者微微地顿了一下原本很流畅的动作……

拉拉队有旁边这一个已经很够了……吧。

觉得自己就算声援也会被当作和十代一起犯傻,约翰在心里哀叹自己的形象什么时候从温和的阳光少年变成了经常黑线滴汗的吐槽角色。

“……直接攻击决斗者。”

华丽丽的最后一击,在闪亮亮的电光中鬼上身的吹雪在LP归零的同时因为重力作用倒地,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浮现,“咻”地一声飞进了面具。

恺撒还真是不留情。在半当中吹雪已经完全被控制而散发出邪气使决斗变成了黑暗游戏,他还如此直接地用8000点攻击,想必那滋味不会好受到哪去,只是希望等一下别发现吹雪留点什么后遗症。

貘良召唤了他的精灵白魔导士巴可,除去衣着和手中的魔杖简直就是主人的翻版。使用了回复系技能后,貘良告诉约翰和十代吹雪本身没有什么损伤,只是精神方面消耗有一点大,所以要静养几天就又能活蹦乱跳的。

“凯撒,你好厉害呢!”

十代的声音让正欲离开的恺撒顿了一下。

“要是哪天可以的话,和我决斗怎么样?”

恺撒面无表情地回头,十代是跃跃欲试的眼神。

“……”

望着扬长而去的恺撒,十代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用有一点疑惑的语气。

“他现在,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那个恺撒……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亚图穆你在说什么,恺撒一直都是那样的。”

约翰觉得不太对,然后在下一刻对上了那人紫水晶般的双瞳,低声惊呼。

“亚图穆,你的眼睛……!”

“你好像搞错了什么,我大概和你说的那个人长得很像。”

那个人温和地微笑着,是有别于亚图穆那种不怒自威的强势,所体现出的亲切。

“我的名字叫游戏。”

(章二,END)

异的瞬蓝(瞬祭蓝果)暗月(暗月伤逝)对话录(二)

暗月:我觉得一个科研人员出现在吸血鬼集结地很正常。

瞬蓝:哪里正常了啊?

暗月:他在研究吸血鬼,试图与他们长期共同生活来了解种群特征、摄食和交配状况、地区分布等等……

瞬蓝:(汗)你以为是生物学家么?

暗月:你不是说不会用颜文字来写文章的么?

瞬蓝:没有办法我词汇匮乏想不出怎么形容震惊。

暗月:“背后掠过一道闪电。”

瞬蓝:那是漫画才会有的好不好……(而且闪电让人想到万丈目……)

暗月:“恍若晴空霹雳。”

瞬蓝:和我整体文风不搭调……

暗月:“一道嘲讽般的闪光,以每秒钟三点零乘以十的八次方米之速度,华丽丽地奔袭而来又呼啸而去。”

瞬蓝:……-O-!!!(为什么一定要和lightening过不去呢?)

瞬蓝:我感觉越写越对不起约翰OTZ……把他毁(?)成全文惟一的正常人了。

暗月:事实上你笔下没一个正常人吧。能忍受身边有那么多特别的人,这样的人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瞬蓝:(颓废)那么让他也不正常吧,以后看看要不要召唤黑约出场……

暗月:……

暗月:怎么了,笑得傻兮兮的。

瞬蓝:(念手机)恺撒大帝酷爱古希腊文化,而众所周知,古希腊文化的同性之风相当盛行。事实上,在古希腊同性恋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和感情。而在古罗马军队中,同性恋也是被提倡的。(FROM破面吧某文中的注释)

暗月:你想说什么,文绉绉的。

瞬蓝:(诡异笑)我爱恺撒,但我更爱罗马。(莎士比亚《裘力斯·恺撒》第二幕,同样源自那文里引用)

暗月:逝伤月暗流奥义·三式·灭!化为天边的星辰吧!

O- -)=〉=〉~~)-O-)~~ ☆

居然讲出这种话,果然对你不该有什么期待。

瞬蓝:(泪)决斗对我而言好可怕……写不来……

暗月:(冷目)没有才能眼高手低自讨没趣自找苦吃自取灭亡螳螂挡车不自量力目光短浅见识鄙陋如蚂蚁撼大树半瓶水晃荡总之是不知天高地厚自作孽不可活的笨蛋白痴傻瓜不规则几何体无药可救。

(18Hit!K·O!Prefect·1P!)

别装死了,我鞭尸的。

瞬蓝:你这个恶魔!有空在那里说不如来帮我写!

暗月:我才不像某人那样自不量力,居然一上来就卡在那里。

瞬蓝:……(决定)

暗月:(瞬步!)喂!把液化气灶给我关上!……不如你发到别的地方去集思广益一下。

瞬蓝:可是,这个……没人会想看吧。

暗月:那就再加一条自取其辱好了。

瞬蓝:……~~~)ToT)(泪奔)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

撒花,花粉过敏……拍手,右手抽筋……烟花,遇上哑炮……泪奔,撞电线杆……

果然拖太久就会RP下降。(被剧情卡在那里所以……)

才发现,本来计划是短篇集结每章独立的!到现在却变成了连续的故事,不要啊!!!!YAMEDE!

我本来想如果是短篇集结没有办法写出大结局也无所谓也不会影响表达的……!ToT

看来注定变成坑……(被暗月轰杀)

写这些字是在12月15日,打这些字是在12月31日,……时间果然,不等人。

吸血鬼的平价旅馆——1

这是一个绝对不可能完成的坑……虽然设定都写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写不出后面(死)

Warning:这篇同人文里面有耽美倾向,不适、无知者慎!非常感谢合作!

出现配对以及预计中的配对:约十。暗表。海城。W貘良。亮吹。爱斋。etc。

阅读全文

小红帽(某瞬的无良改编)

警告:完全是冷笑话文而已。游戏王同人。耽美倾向有。

阅读全文

 
我是果然很同的临时看板娘扣子。多指教。
換了一身衣服……感謝Tori小姐。
总算是恢复了网站,不能见到大家……不,不能作为网页伪春菜活动的话,我很焦虑的……

最新日志:帮你理解瞬蓝的日常行为(参考)
           下一条
扣子(新版)